2007年4月24日 星期二

人多好辦事

早上8時起來,和瑞典女孩說再見後,便到樓下的麵包店買麵包當早午餐,跟著回旅店付清房費和問了每天早上開往黎巴嫩貝魯特的巴士車站位置,10時左右便來到市中心水車公園對面等車,只見除了幾個本地大叔大嬸外,還有6,7個日韓背囊後生仔女也在等車。

巴士在10:30才來到,上車後循例由跟車的細路收車錢,因為今天乘客不多,司機便要比平日多收50鎊(US$1)車費才肯開車,我和一些本地乘客都乖乖付了錢,但是那班日韓背囊友卻囉囉唆唆地說要收平點,先是那對日本情侶因為會中途在的黎波里下車而收原價250鎊,跟著那班韓國人又繼續耍賴說自已是冇錢的窮學生,最後成功屈到司機每人減價50鎊只收250鎊,成功顯示團結就是力量的威力。

看這班韓國人展示齊心講價的集體力量,想必是久經戰陣的慳錢精明背囊友,應該是很醒目的吧?可是跟著在敍利亞海關排隊等過關出境時,我拿出上周入境時由敍利亞海關發出的出入境卡準備交回清關,卻發現他們把剛才司機在車上預先分給我們填寫的黎巴嫩入境登記卡當成敍利亞的出入境卡,咁都可以搞錯?難道連卡上用英文印的國名都看不懂?我便提醒他們拿錯卡了,想不到他們竟然全隊人又跑回巴士上,原來是把敍利亞的出入境卡都放在大背囊裡頭,跟著又要回來從新排隊,真是浪費全車人的時間。


敍利亞海關檢查站, Aabboudiye, 敍利亞/黎巴嫩邊境

連巴士都辦好了出境手續,司機也不等那班韓國人開著巴士在車龍裡排隊等過境,不一會那對日本情侶也跟著回到巴士上,但等了好久還未見那班韓國人,原來當他們終於一齊辦好了出境手續從海關出來後,卻發現巴士“不見了”,便驚惶失措地在出境車場裡四處奔跑找車,卻沒有人懂得走到車龍前邊看看,我便向跟車的細路指指在後邊發晒癲的韓國人,那細路便笑著跑過去帶他們上車,跟著便剛好輪到我們的巴士過關出境,時間咗咗好。

來到黎巴嫩海關,一如所料大家都能順利拿到免費的旅遊簽証,這樣一來每人便省了US$34的簽証費,比起剛才一眾韓國人團結一致跟司機死賴活賴才屈到每人慳US$1車錢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在黎巴嫩入境時要在入境卡上填上黎巴嫩的住址,這些都是平常出入境必然的程序了,但是這班日韓大哥大姐同樣忘了準備,眼看他們又要翻行李找出旅遊書尋找貝魯特旅店的地址,為了不要再浪費無謂時間,我便叫他們全都跟我填上貝魯特長途車站旁的Talal旅店的地址算了,反正我估計他們跟著也是要去這間全貝魯特最便宜的旅店住,這也不算是亂填吧,可是那對日本情侶還是死腦筋要找旅行書裡的黎波里的旅店地址,日本人辦事不論事情大小都是同樣一絲不苟的認真,真令人佩服。

搞到下午2時巴士才駛出邊境檢查站,算是正式進入黎巴嫩國境了,光是在邊境排隊等過關便花了成兩個多小時,怪不得一般旅客都寧願多花點錢跑大馬士革和貝魯特的高速公路過關了。巴士跑了一會便在一條小村子外停車,原來有一位大嬸要在這裡下車,不知為何竟然有一對韓國男女生也跟著大嬸下車,原來要是和大嬸接車的親友打招呼,大嬸和他們只是在巴士上坐在旁邊時剛認識,但是那對韓國男女卻能九唔搭八地跟著人家下車扮熟,咁又可以玩了十幾分鐘,直到車上另一名大嬸等得不耐煩發火,向著他們大吵大嚷咆哮要馬上開車離開,那對韓國兩小無差才施施然走回巴士,難道他們以為這是旅行團的巴士包車嗎?真係唔知係無常識還是戇居了。

如是者拖拖拉拉地坐了大半天巴士,要到下午5時才來到貝魯特市中心的長途車站下車,因為怕那班韓國人搶佔了旅店的平價床位,我一下車便馬上跑走去附近的Talal旅店爭頭位,不用10分鐘我便找到旅店了,在旅店的接待處裡又見到前幾天在Hama遇到的韓國兵哥,他一見我到來便問有否見到他的同伴,原來他已為那班韓國人訂了房間,過了一會又有一個法國大哥到來投宿,這時旅店的老闆才剛好安置好先前來到的一班美國遊客,那班韓國人才摸到旅店來,足足比我遲了成15分鐘,真不知道他們成班人剛才又遊到那裡去?

因為韓國人多,老闆視之為大客仔,便優先招呼他們到房間去,人多果真是好辦事,之後才發現只剩下一個床位,那位最遲來的法國大哥說先前已打電話過來訂了床位,但是老闆卻找不到他的訂位紀錄,便說可以讓他特價US$4睡在接待處的梳化上,而我最後就住到頂樓房間的床位(US$6)。在黎巴嫩基本上是美元和黎巴嫩里拉通用,就算是旅館的住宿費,到餐廳吃飯,去超市買東西,坐巴士和入場費都可以收美元,連ATM也可以選擇吐出美元和黎巴嫩里拉鈔票,作為到此一遊的遊客,當然是用美金最實際了。

到外邊一家三文治店吃了晚餐回來,竟然在旅店遇到一個香港姐姐仔,真是意外了,跟著才醒起之前在安曼,大馬士革和Hama一路上便曾聽過其他遇到的旅客提起有一個香港女子在敍利亞玩了幾個月,難道就是她?只是聽人們提起這位香港女子時神情都是怪怪的,今天一見才知為何,因為這位小姐竟然只穿件短袖T裇和短褲,露出一對美白雙腿在旅館裡晃來晃去,搞到旅店老闆和伙計一直目不轉睛地“偷看”著,在保守的阿拉伯國家裡能有這樣的勇氣和膽識穿上這套驚天地泣鬼神的“性感裝束”,真是要為我們香港女性敢作敢為的勇氣引以為傲啊!

大家同是香港人,難得在中東異鄉相遇,就一定要以“違久”的廣東話吹吹水才過癮,便坐在接待處的梳化聊天,她原來在香港是中學裡的英文老師,年初時辭職後便一個人跑到土耳其旅行,在土耳其玩了3個星期後又到了敍利亞弄到一個居民簽証遊玩了3個月,光是在Hama便住了成1個月,只是比我早一點來到黎巴嫩。跟著她又問我為何要到中東旅行,是否又受了甚麼剌激,比如是和女朋友分手之類?嗄!我想不一定是要受到剌激才可以出來旅行吧?唔通她是說她自己?

聊到晚上11時她突然又說要煮夜宵吃,又問我要不要也吃一點,不過要幫手洗碗喎,對我來說洗碗洗鑊當然是easy job啦!難得有香港女仔會在異鄉煮飯給你吃,就算在香港會入廚房煮飯的女仔也都差不多絕種了,咁就真係要試吓她的手勢,點知...

平夜三更邊玩煮飯仔邊用廣東話吹水,搞到那位旅店老闆大叔一直眼金金咁望住我們,想是我們實在嘈到有點得意忘形了,於是我便趕快洗完碗回去頂層房間睡覺,不要阻住人家晚上收工休息好了。(2008/6/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