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巴別神廟

平日在香港看電視的新聞報導,每當提到以色列的新聞,間中都會聽到黎巴嫩貝卡山谷的大名,通常內容都是說山谷裡邊有一幫為非作歹的野蠻恐怖份子盤踞著,整天價日有事無事便向南方鄰居以色列射幾支火箭炮當打招呼,迫使以色列要無奈地略作反擊以示懲戒,比如是稍作空襲炸掉幾間鄉村農舍,大陣仗點便如2006年夏天把整個黎巴嫩炸個稀巴爛,這就是今天我和兩個美國法國老外青年要去的地方,不過不是要入伙真主黨,只是想去古羅馬的太陽神聖城-巴別神廟(Baalbek)看看而已了。

我們三人先坐面包小巴到貝魯特南邊的“Airport Bridge”轉小巴到貝卡山谷,顧名思義“Airport Bridge”應該有座通往機場的橋,可是只見路中心有一片長長的大地盤,可能是在06年時給以色列人炸掉吧?小巴站頭的大叔見我們三個外國遊客,便膽粗粗問我們要不要包一輛小巴去貝卡山谷,真係當正我們是大鄉里出城。我們坐上小巴往貝卡山谷出發,離開貝魯特後便駛上高速公路,可是跑了一會車子便慢下來,隨著車龍拐進了旁邊的小路,原來高速公路橫跨一處山谷的大橋在06年的空襲中給炸掉了,便只有走回舊路繞道而行,期間山路上險要位置還有不少黎巴嫩政府軍的關卡哨站,除了大堆沙包和鐵絲網外,還放了不少老爺T55坦克和M113裝甲運兵車坐陣,士兵就拿著手上的M16步槍目光呆滯地檢查著往來的車輛,煞有介事般的。

小巴來到貝卡山谷裡的巴別鎮,法國仔說要找旅館住一天,美國仔就說要自己一個人在鎮上看看,就只有我一個人去找旅館老闆介紹可以弄到減價門票的地本人,反正老闆連那人的名字都寫了給我們,不要浪費嘛!我在小鎮裡一家Kebab快餐店吃午餐時,順便向伙計打聽那位名人的下落,其中一個後生仔伙計很熱心帶我穿過橫街小巷來到鎮裡一座市政廳模樣的大樓,說我要找的那人便在裡邊辦公,於是我便盲摸摸地走進去,才知那位本地人好像是鎮長之類的大人物,其中一個職員見我在找那位名人,便跟我說他不在辦公室,還說“Same price, same price!”看來之前肯定有過不少遊客和我一樣白撞過來找他混便宜門票了。

既然混不到門票,便只有真金白銀去巴別神廟古蹟買票入場,和其他中東的古蹟一樣,這裡也是沒有多少遊客,基本上又是我一個人包場般,只是今天天陰不利拍照,實是有點可惜。正當我在前庭廢墟的樓梯閒蕩時,有兩個穿著教會校服的初中女生過來問我有沒有見過她們的老師和同學,想必是出來學校旅行時走丟了,我便拿著門票背面印著的古蹟平面圖告知她們那裡是出口,應該可在出口找到在等她們的老師。這兩個女孩子一口流利純正的英語,實是今我印象深刻,因為今時今日在香港要找個中二女生能有足夠的膽量用英語向外國人問路,在我們那個吹捧兩文三語,但是兩頭唔到岸的實驗室白老鼠教育制度下,應該沒剩多少個初中生能辦得到吧?更何況一次同時找來兩個呢?


Baalbek, Six Columns of Temple of Jupiter

我來到神廟大殿高台上僅餘下的六條巨石柱下,背靠著其中一條巨柱坐下歇歇腳,拿出帶來的史力加朱古力條當下午茶點,建自公元1世紀的巴別神廟在一次地震中被摧毁,原本高台上供奉太陽神的神殿完全倒塌,就剩下這六根每條各重800噸的巨石柱,經過近2千年而仍能屹立不倒,就暫且權充我今天郊遊嘆下午茶的梳化靠背,這時停下來一想才發現差不多每次我去到一個羅馬古城遺蹟遊玩,總會吃一次史力加朱古力條,反而平日在香港就是幾個月也不會吃上一次,想是要到旅遊時才會有這樣吃朱古力條的悠閒心情吧?

Baalbek, Temple of Bacchus

下午就剩下我一個人坐小巴回貝魯特,除了在檢查站稍為停車被查,和因為高速公路的橋樑被以軍炸斷而要繞道外,基本上一路暢順地便回到貝魯特市區,上年以色列對黎巴嫩的基建公路狂轟濫炸,說是要切斷真主黨從敍利亞邊境偷運火箭軍火到黎南山區向以色列發動攻擊,但其實際效果除了是使人要多花時間繞道外,交通還是一般的暢通無阻,根本不能達至所謂切斷真主黨的補給線的目標,結果只是要浪費黎巴嫩人花更多的時間和金錢去重建這個早已被幾十年的戰火摧殘透徹的國家吧!

回旅店前自己一人跑到附近一家小餐廳正正經經地吃了頓黎巴嫩菜以慶祝自所謂“恐怖份子”的山谷巢穴全身而退,其實貝卡山谷裡的半天遊所見,除了沿途由以軍空襲所遺留下來的斷橋廢墟,黎巴嫩軍方嚴陣以待的哨站,和隨街可見的烈士畫像和真主黨的藍色六角形捐款箱外(因為真主黨不是政府,不能收稅,名義上便只有靠人民自發捐款支持),但就是連半個恐怖份子的影子也見不到,山谷裡只有友善隨和的平民百姓,在窮困肅條的鄉間小鎮裡和平地生活著。


食番餐好定驚,其實只是找個借口唔駛日日食三文治吧!

回到旅店的小客廳裡,竟然又遇到前幾天一同坐巴士到來的日本情侶,便問他們的黎波里好不好玩,答案是個“悶”字,跟著又見到兩個韓國妹過來問在前台玩MSN的伙計仔找藥房,當然是雞同鴨講,原來她們是感冒了,我便回房間拿了點感冒藥給她們,免卻她們在晚上摸到街上找藥房,就在這時香港小姐又出現了,看來她好像整天沒有去甚麼地方玩,不知這間旅館究竟對她有甚麼吸引力呢?

她劈頭便問我咁好心送藥幫人是不是想溝韓妹,我便說我只是一番好意而已,她聽了後便說在旅行時也發現了一個道理,就是平時越是計較想省錢,但總會遇上一些情況買貴了東西,又或是花了冤枉錢和時間,結果是把先前辛苦省下的錢花掉,得個吉(扯平),久而久之便學會了隨遇而安,不要太過計較,反而在平時能主動釋出善意幫助他人,也會在遇到困難時有其他人出手襄助,渡過難關。

說著說著又講到今天在貝魯特街上見到不少名貴房車通街跑,不是甚麼平治,寶馬,凌志之類的歐日的最新款名貴房車(美國車不在此列內),就是越野路華之類的貴價SUV,可是一到市外的山區便都是些7-80年代的老爺平治房車和福士貨Van仔(證明德國貨還是最耐用的),差異真大。香港小姐便說在蒲吧時認識一些黎巴嫩年青人,大都是依靠在歐美的有錢親友接濟,他們一有錢便都花在夜遊事業和名車消費上,所以搞到通街名車跑,和造就市中心開了不少的高檔餐廳夜店,我說這大概是那種有錢便要及時行樂的心態吧?想是大家都給炸怕了,就是不肯花錢重修彈痕壘壘的房子,故貝魯特大半的人還是住在危樓裡,不過有部靚車都好,就是萬一再發生戰亂時最少可以開著部名車(即是全副身家)走難,而且開著台名貴房車可能會跑得快點呢!(2008/7/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