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7日 星期五

新舊地標

去旅行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天天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前提是不必趕搭早班車),中午時份才出門步行去超市,順便借了旅店的LP土耳其去影印,臨行前發現那本LP中間部份給人撕走了,便先向老闆報警,以免他以為是我弄壞他的珍藏。我在旅店後邊的美食酒吧街上找到一家文具兼影印店,印一張A4紙要成LL250(黎巴嫩里拉),即是約HK$1.5印一張,因為我自己那本LP中東對於東土耳其的交通住宿資料十分缺乏,所以光是影印便花了我幾十塊港元了,真夠貴了。本來還想在去超市時順路到旅店後山的豪宅區參觀一家由本地名門仕族豪宅改建的藝術館見識一下,可是今天因沒有展覽而並沒開放,真是可惜,不過光看人家豪宅的門面便能領教何謂真正的豪宅,相比之下香港那些千萬豪宅也真是小兒料了。

Beirut - Sursock Museum, 真正的豪宅氣派

午睡至4時左右,便步行至迪迪尼市中心的中央郵局想寄張明信片回家,近年我每到一處旅遊,都習慣找個地方寄張明信片回家,其實以現今互聯網之發達,基本上用電郵和MSN便可以世界通行,隨時on-line了,現在去旅行根本上已不用靠寄信和明信片這種古老手法來跟家人朋友溝通和報平安,但是我總覺得現今甚麼東西都放在電腦裡,連一點質感也沒有,那有以手寫明信片寄回家去的那總感覺實在呢?

Beirut - 白天的市中心, 一樣是小貓三兩隻,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Beirut - 人氣欠住的主因之一, 市中心隨處可見的水泥路障, 等你仲以為誤闖戰區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可是我剛過5時正才施施然來到中央郵局,郵局剛好關門下班,只好明天再來。跟著便往西穿過城區步行到地中海邊的白鴿石看日落,中途一處下坡路上剛好看到聞名海外的貝魯特的新地標-Holiday Inn假日酒店大樓,便想為這座在內戰中搞得外牆上佈滿各式大小口徑的炮彈孔,給炸剩一座水泥空殼子的危樓拍張照(其實整個貝魯特全城所有建築上都是滿佈子彈窿,但只有Holiday Inn能晉身為新地標),可是這時前邊路口哨站的M113裝甲車裡突然彈出幾個士兵拿著M16步槍指著我沖過來,說這裡的軍事禁區,不可拍照,作為一個外國遊客,我只不過是為貴市的著名地標影張相罷了,反應駛唔駛去到咁誇張呀?

Beirut - 彈痕滿佈的假日酒店, 見證著80年代起的激烈內戰

穿過城西曾經繁華一時的商業區,再經過一處門外泊滿通用GMC的SUV車隊,和有大批政府軍和M113裝甲車列陣的政黨總部門外,轉個彎便是臨海大道和貝魯特的舊地標-白鴿石,這時日落將至,有些來自中東其他國家的遊客一家大小的在海崖上對著在海中間看似足手可及的白鴿石拍照留念,還有些為遊客影相和賣明信片的本地人在討生意,而在對正白鴿石的臨海山崖上還開了幾家餐廳Café,想是靠日落海景賺遊客錢的,附近不遠戒備深嚴的政黨總部還是一派劍拔弩張山雨欲來之格,但不過是轉個街口在白鴿石便是一派輕鬆悠遊的渡假氣氛,一街之隔,搞政治的和做遊客生意的各有各忙,自得其樂。

在白鴿石看完日落便起行走回旅店,可能是我缺乏想像力的關係,怎麼看白鴿石半點也不像白鴿,況且附近連一隻白鴿都沒有,真不知為何得“白鴿石”之名?白鴿本應使人聯想到和平的象徵,可是近幾十年來以白鴿石作為地標的貝魯特都沒有享受過片刻的和平安寧,反而是“新”地標-歷盡戰火洗禮而仍能高居臨下地屹立於鬧市中心,外牆遍佈各式口徑槍炮子彈窿的假日酒店大樓,更能代表貝魯特多年來的戰亂履歷,貝魯特這兩個一正一反的新舊地標,高低落差也真夠嗆了。


Beirut - 日落時份的白鴿石 Pigeon Rocks

晚上8時才回到旅店,從今早去起市來回走了1.5小時,下午去寄明信片和白鴿石來回又走了3個小時,今天真是行過夠本了。我又在三文治店吃了晚餐,回到旅店的客廳竟然又碰到之前在敍利亞遇過的澳洲仔,他正和昨天與我同去巴別古城的法國仔坐在客廳梳化上飲啤酒,法國仔在巴別只住了一天便回來,說那裡天氣差拍不到好照片便早點回貝魯特,那知下午一回來便即天色放睛,陽光普照了。

其實今早起床時我已見到隔鄰床上多了個大背包,和澳洲仔的背包非常相似,但估唔到咁快又再見面,我問他不是要去伊拉克邊境探險的嗎?原來他在巴爾米拉玩了兩天便回去Hama,怪不得這麼快便來到貝魯特了。也因為所有Cheap精背囊友到了貝魯特都只會到長途巴士站旁的平通全城的Talal旅店住,所以我們三人又十分有緣地再碰上了,聊天時說到旅店老闆有一台韓國進口的小車可供住客租用,這兩天剛給一班美國遊客租了,我們便說不如過兩天等車子回來後,問老闆租車到黎南作自駕遊去。(2008/7/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