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暢談廣東話

因為昨天周五晚上貝魯特市內的清真寺都開大擴音器做禮拜,搞到難以入眠,故今早又照例遲了起床,一起來便發現那班人多勢眾的韓國人終於拉隊離去,今晚就再冇人爭廁所,和在天台霸位晒衫了。跟著我又到三文治店吃午餐,再到中央郵局寄明信片回家,連續吃了好幾天三文治,老闆已認得我這個香港來的熟客仔了,不過今早在店裡來了一個高大靚仔的後生仔在Bar枱後賣三文治,原來他是老闆在讀大學的兒子,周未從學校回家幫手看店,他可是三文治店的第三代傳人來。

中午回到旅店,在廚房又遇到香港小姐在煮簡單的午餐,便在廚房和她聊聊天,說到她在土耳其和敍利亞的旅遊經歷,這時旅店老闆突然跑進來泡特制薑茶給剛到埗的兩個日本妹,順便豎起耳仔在旁聽我們說話,於是香港小姐便說老闆又使出泡茶扮細心的招數來溝日本妹了,老闆一聽到馬上臉色一變開溜了。為何老闆會有這個閒情逸致來聽兩個港燦必哩巴喇地講廣東話呢?一個阿拉伯佬又點會聽得明呢?原因很簡單,就是他以前曾經有個香港女朋友,和他一起在貝魯特經營這家旅店,經過幾年的日夕相對,所以現在還會記得一點廣東話。

但是就算能聽懂一點廣東話,成日要留意著香港小姐的一言一行又是為何呢?因為那位香港小姐也確實與一般遊客不同,普通旅客頂多是住上三五天便會離開往下一站進發,但是香港小姐是有舖癮在一個城市長駐慢遊,於是我想老闆一定是自作多情會錯意,以為香港小姐是故意留下來等他追,但實情是香港小姐對老闆一點興趣也沒有,故老闆便成日吼住等機會找突破點,香港小姐對他又愛理不理,兩人就好像在玩一個平衡遊戲般,所以當我來到旅店住下時,我身為香港同胞便很榮幸地被拉埋落水暫且充當一陣擋箭牌。

因為老闆成日望實,所以我便約了香港小姐下午稍後到市中心的星巴巴飲咖啡,費事吹水也要給人成日盯到實,我們出門落樓梯時遇到一個今天剛到的韓國女仔問路,她問我們怎樣去市中心BCD,說不定等一陣又會再遇到。


唔好睇得杯星巴巴咖啡和個芝士批咁簡單,加埋背後以數億美元堆切而成的迪迪尼式歐陸小鎮場景和連綿幾十年的戰亂歷史,能夠悠閒寫意地在貝魯特市中心嘆下午茶,其實得來豪不容易。

我們坐在星巴巴門口的露天茶座嘆著好久沒有飲過的美式凍咖啡和藍莓芝士批,香港小姐說星巴巴的咖啡實在是賣得太貴了,於是我又發揚反過來想的思考邏輯,說近年黎巴嫩一直政局緊張,搞到本應是旅遊熱門景點的市中心人氣底落,水靜鵝飛(因為遊客和投資者都已被嚇跑了),這刻咖啡店裡也就只有一兩枱客人,在慘淡經營著的咖啡店仿佛就是專門為服務我們而開門營業,若再加上如包場般獨享市中心裝潢得古色古香的優雅環境,那麼單是這一杯小小的咖啡裡所隱藏的經濟和政治成本(幾十年的戰亂,數億美元打水漂的重建費),相比下那幾塊美元的咖啡錢實在是微不足道了。

我們悠閒地飲飲咖啡聊聊天,由中東的旅遊經,說到香港打工仔所謂的中產生活,當然更少不了香港小姐在中東旅遊時如何受到一眾阿拉伯大小麻甩佬的熱情注視,例如香港小姐平日在貝魯特市內踩單車,在路上突然會有人扔一朿玫瑰給她示愛,阿拉伯男士追女仔的方式真是意想不到的直接兼搞笑。

聊到黃昏時果然又遇到那個韓國女子,她見我們坐在咖啡店外的茶座上嘆咖啡這麼過癮,便又買番杯咖啡坐在隔鄰枱歇歇腳,這時香港小姐剛上洗手間,韓妹便問我香港小姐是不是我女朋友,咁都可以搞錯?我答曰我那有這個褔份呢?講次序有排都未輪到我啦!(至少旅店老闆一定排先過我),跟著香港小姐回來後,又悄悄地叫我坐過隔鄰枱去溝韓妹,我真係唔明白女士們是怎樣思考的?


晚上的市中心, 冇嘜人到, 影相啱晒, Beirut Central District

晚上回到旅店,老闆又繼續金精火眼咁昅實香港小姐的一舉一動,又借頭借路跟到廚房偷聽我們吹水,我想這幾天我們一定幫他回憶起不少廣東話了,不過我明天便會和澳洲仔和法國仔開車去黎南自駕遊,最後的障礙終於撤去,經過多天的聽覺重溫,明天老闆應該可以鼓起勇氣,直接找香港小姐練習廣東話了。(2008/7/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