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遊車河

今天法國仔JB,澳洲仔Brendan和我三個人租了旅店老闆的韓國小車遊車河,目的地是南黎巴嫩,Brendan負責開車,JB坐在司機位旁負責問路(因為黎巴嫩曾是法國殖民地,至今仍有不少人只會說法語),我就負責坐在後座充當行李,光坐著甚麼都不用做,夾錢就得了。

我們開車沿著海岸高速公路往南跑,沿除見到不少2006年被以色列空襲所造成的破壞,基本上高速公路所有的橋樑都被炸毀,車子不時要駛上便道繞道而行,越近南黎的高速公路便被炸得更厲害,最後一段剛落成通車不久往Tyre的高速公路便因被轟炸破壞得太嚴重而封閉了,之後都要走舊的沿海公路,可幸是一路上交通並不繁忙,我們很快便來到南部的海濱城市Tyre了。

理所當然,Tyre裡的賣點又是羅馬古城,古城裡的Al-Bass Archaeological Site就在市鎮外圍的巴勒斯坦難民營旁邊,泊車時見到停車場裡有兩台聯合國比利時維和部隊的裝甲車,幾個看守的士兵就躺在車頂上曬太陽,想是維和士兵也要趁空放放假出來觀光,買門票時Brendan和JB都拿出國際學生証ISIC咭來買學生票,他們兩人都是“大學生”身份,拿著這張ISIC咭在中東大部份的旅遊點都可以買到超低價的學生票,這時我既然跟著兩位“學生哥”出遊,加上我多表比實際年青,故我也跟著他們後面買學生票入場。


古城門前作為點輟的石棺

我們先沿著古羅馬的石板大道走進古城,穿過古城門前還會經過一片始自羅馬時期的墓地,當時羅馬規定人死後都不能葬在城內,因此墳墓全都在城外,位置最方便的莫過於是城門外邊的黃金地段,而想當然這些好位置都給有錢人優先享用了,只是他們沒有想到在死後二千年的今日,他們那些過份便利和顯眼的大理石棺材早已給盜發得空空如也,和變成了古城旅遊景點的一部份了。

Tyre, 兩個租車自駕到黎南的老外同伴, Al-Bass, Hippodrome
羅馬古道, Al-Bass, Tyre

進城後只見一片大空地,原來城內就剩下一座羅馬賽馬場的遺址,我們爬上賽道旁還未倒塌的看台上小休,聽說當年荷里活大片“賓虛”的賽馬場面就是在這裡實境拍攝的,看著一段段殘破不全的看台和賽馬場中間空蕩蕩的荒地,跟電影裡的人山人海的浩瀚場面完全搭不上關係,若是不靠無敵的電腦特技,當年拍“賓虛”時不知要找來多少臨記才能填滿賽馬場來重現羅馬盛世。

跟著我們又開車到舊城另一處在海邊的羅馬古蹟參觀,不過Brendan開著車子兜來兜去都找不到入舊城的路,反而把車子開到回貝魯特的公路上,看著地圖都走錯路,真有點懷疑他當時在澳洲陸軍裡當軍官時是怎樣帶兵行軍的?可能在澳洲的Outback是沒有公路,所以是不用睇地圖認路吧?最後幾經波折我們才來到舊城裡海邊的羅馬遺址,當然又只有一些石柱陣可看,不過在地中海邊羅馬遺跡的大理石柱下曬曬太陽吹吹海風,感覺還是很爽很有形的。


地中海旁的石柱陣, Tyre, Al-Mina
地中海旁的石柱陣, Tyre, Al-Mina

我們吹完海風後便開車到旁邊的海濱大道,找了一家小食店吃午餐,海濱大道上都是些無敵海景旅店和餐廳,這裡本應是高檔消費遊客的地盤,不過近年以黎之間常常發生武裝衝突,除了個別冇錢但冇有怕的背囊友會間中到來外,正常的有錢遊客都早已給嚇跑了,搞到黎南的旅遊業成為了一潭死水。不過戰爭卻意想不到地帶來了另一班高消費的客戶,就是派駐黎南邊境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和大批搞人道救援的NGO人員,光是海濱大道上的旅店和餐廳外都泊滿了白色的UN車輛,說明昔日的遊客都已換上了由聯合國送來的大豪客,當我們在小食店門外的茶座上吃薄餅時,又看見剛才那班比利時大兵開著裝甲車經過,原來是到旁邊的西餐廳開飯,除了拿著槍和開著裝甲車外,他們和以往來渡假的遊客其實是沒有多大的分別。

旅館門外的UN車輛, Tyre
和我一同租車自駕遊黎巴黎的兩個老外青年, 右邊的澳洲仔開車, 左邊的法國仔用法語問路, 我就負責坐在後座扮行李和睡覺, Tyre

下午我們開車到山區的迦南去,目標是要看當年耶穌在迦南參加婚禮時行神跡把水變酒的遺跡,不知是否因沒錢去做修復工程的原因,迦南一帶戰爭破壞的痕跡遠比沿海地區明顯,公路都給炸得彈坑處處,路旁不少的民房不是給炸成空殼,剩下完好的也是給丟空了,距離06年的空襲已差不多有一年了,但這裡明顯還未有恢復過來。來到迦南鎮上,街上的人們都很好奇地看著我們這3個外國人開著小車來搞甚麼?我們一泊好車子便馬上有個男人過來搭訕,當他知道Brendan是澳洲人,便十分熱情的想帶我們到他家裡作客,但講來講去都是拉著Brendan問能否介紹他去澳洲做黑工。

黎南迦南Qana - 耶穌行神蹟的地方, 在迦南婚宴中用來將水變成酒的石瓶遺蹟

正當我們想甩開這個不厭其煩的大佬時,突然有3個男人從一家商店裡走出來,其中一個大叔自我介紹是鎮上的官員,另外兩個後生就是他的子姪,問明我們是來旅遊後,便說可以叫他的姪兒義務帶我們到鎮上遊覽,順便替我們把那個厚臉皮大佬打發了。我們和其中一個後生仔回到車上,由他帶路開車去看當年耶穌在迦南住過的山洞,和行神蹟把水變酒時用的石瓶,跟著又帶我們到96年和06年以軍空襲“誤炸”聯合國駐迦南基地的難民庇護所和民居,兩次“誤炸”均造成大量的無辜平民傷亡,實是慘不忍睹。

黎南迦南Qana - 2006年夏天, 被以軍誤炸的迦南村莊, 可見被炸毀的清真寺, 民房和學校小巴, 當中不少家庭在轟炸全家被殺

離開迦南後我們開車走山路北返,中途經過山區裡一些基督教Maronite教派村莊,還特意開車到一處瀑布遊玩,最後在晚上7時多才回到貝魯特市區,真是遊足了一天車河。回到旅店後我們又再開車去附近的Spinney超市買晚餐,平時走路過去大約只要20分鐘,但是開車過去反而認得不路,在一連串單程路迷失方向後,不知為何竟然跑上了直通市中心的行車天橋,經過一輪兜來兜去終於來到超市,開車花的時間竟比行路還要多,真是要寫個“服”字給司機哥哥Brendan了。我們買了些意粉和飯盒回旅店當晚餐,還買了一支紅酒送飯,我又順便買了些士力架朱古力條當日後的小吃。

黎南山區 - 山谷中基督教Maronite派的村莊
黎南山區 - 聖母像

回到旅店的小客廳開餐飲紅酒,Brendan說打算明天再租兩天車到山區的滑雪場渡假區“滑雪”(4月底仲有冇雪呀?),晚上就睡在車裡過夜以節省旅費,JB和我都說有興趣去山區玩,而且三人一起租車可以分攤油費車租,這樣Brendan便有錢剩不用瞓車尾了,於是我便決定在黎巴嫩再多留上兩天遊車河,稍後才去土耳其。

晚上在旅店的小客廳吹水時,竟然又再碰上在埃及和大馬士革遇過的那對韓國女子(從起初由頭包到尾的過分拘謹,至後來完全形像大解放的那兩位小姐),還有在約旦Petra和安曼認識的愛爾蘭哥哥仔,大家都在中東裡兜來兜去,隔不到多久便又再碰上,來來去去的都是我們這班早已撞得熟口熟面的背囊友,就好像只有我們在中東旅行般的。(2008/7/2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