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4日 星期三

大運河

一早起身收拾行裝,隔鄰床的一名瑞士老外阿伯無厘頭地問我的英文是在那裡學的,初時我還以為他一直聽唔明我的英文,原來他是想說我的“英文說得好,不像是亞洲人”,可能他在旅行一直碰到的中日韓遊客們都只會說“Yes, No”之類的單字,所以便Label了所有亞洲人都不能口出成“英”文,難得見到我會講幾句英文便大驚小怪了。而且看來我的小學生英文水平不單止能蒙騙瑞士阿伯,連同房的日本和韓國人都能騙到,他們見老外都話我英文好,便都問我是不是曾在外國留學,我便只有跟他們說我是百分百港產,絕無添加外國成分。

同房的那個日本小姐一襱黑衣長裙的打扮,全身的行李就只有一個小背包,原來她10個月前自日本出發,經中國,中亞,來到中東埃及,跟著還要到土耳其和歐洲,而且她的英文也是止於單句表達,不過也能跨越語言障礙,身無長物地旅行萬里,真是十分的灑脫自在,誰說一定要英文好才能去旅行呢?

另一個韓國哥哥仔今天就要坐飛機回韓國,臨回家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一頭金毛染回黑髮,以免回家給十分傳統的老爸罵,故一早起床便躲在廁所裡染髮,但直到中午我們三人約好一起吃Shwarma午餐時,他仍然是一頭金毛,看來他可以大安旨意明天回家捱罵了。

午餐過後我回到旅店取回行李離開,在旅店前台竟然碰到一個以色列大哥,真是稀客也,故順便問他以色列放Passover節(剛好是復活節)會不會有很多人湧到埃及渡假,他便說自2005年西奈半島南端Sharm el-Sheikh發生針對以色列遊客的炸彈襲擊後,以色列人便不敢再到埃及旅行了,自此西奈半島沿岸以以色列遊客為主要客源的潛水渡假勝地都沒再出現過迫爆的情況,因此我也不用擔心復活節期間西奈會有太多遊客。

打的到Turgoman長途巴士站,上車時說好了E£10車費,點知那個司機好像不知道巴士站在那裡,中途還要停車問路,在開羅市區東轉西轉才來到Turgoman車站,可是落車時他卻要我付E£15,說是他不知道巴士站原來搬到這裡來,我想你既然是本地的士司機,怎會連長途車站搬家了-這種的士司機必須知道的基本知識都不知道呢?就算是問路,你話的士台月費能不能問乘客額外收錢呢?最後我只多付了E£1便跑了。

來到巴士站時剛好有一班車要開到Suez市,即是蘇伊士運河紅海出口的港口城市,巴士跟著到機場附近的車站上滿客後,便直駛上沙漠高速公路,差不多兩個小時後便來到Suez外圍。當我在車上探頭張望要在那裡下車時,旁邊幾個會說一丁點英語的青年便夾著阿拉伯文問我要去那裡,我說要去運河口Port Tawfiq的Arafat Hotel(其實Port Tawfiq和Arafat Hotel究竟在Suez市的那一角落我都不知道,因為那本LP關於蘇伊士運河就只有一頁紙咁多,資料真是簡單到飛起),於是他們便指手劃腳地跟我說要在市郊的巴士總站外下車後再轉乘貨Van小巴,本來我還想問下巴士司機要在那裡轉車,可是這時有一個正在下車的乘客發現放在車底行李廂的東西丟了,不知是被人錯拿還是偷去,便跟巴士司機吵起架來,司機叔叔便熄匙停車專心吵架,於是那班後生仔都只有提早下車,還叫我跟著他們轉車入市區去。

小巴跑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到市中心,跟著他們又指我到附近的小巴站轉乘到Port Tawfiq的小巴,於是我又盲沖沖地坐上一架應該是去Port Tawfiq的小巴,跟司機說要去Arafat Hotel,司機點頭作知道狀(唔知這間旅店是否十分出名,點解這裡人人都知道?),車子行了約十來分鐘,司機便停車叫我下車,果然發現我正身在Arafat Hotel門外,在一本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旅遊書和沒有地圖和阿拉伯地址指引下,加上雞同鴨講指手劃腳的一番問路,中途竟然沒有出過甚麼亂子便平安抵達目的地,真是奇蹟了。我想其實是全賴本地人們熱心無私的幫助,這趟出行我才能這麼順利,大概只有在忙於賺遊客錢的開羅,樂蜀等遊客區外,外地旅客才能有機會接觸到普通的埃及人,和直正感受到他們對外國遊客的友善和好客。

在旅店住下後便出外搵蘇伊士運河和LP傳說中的超友善遊客中心,找了一會才發現原來Arafat Hotel正好就在蘇伊士運河的紅海入口旁,怪不得上次那個英國單車大叔叫我一定要到這裡住了。遊客中心裡只有一個師奶在煲電話粥,見我在門口窺探才趕緊放下電話開門營業,原來這裡每個月只有不到十個遊客到訪,師奶見難得有客到便十分殷勤地招待,想是因為終於不用只對著電話筒說話了,也難怪在LP裡會有這樣好的評語。


黃昏時份在運河公園乘涼的市民, Suez

師奶說因為每次運河出入口的航道只能單向開放,等船隊到達中間的幾個大湖才會放行另一邊的船過來,而一般來說從紅海到地中海的一趟船要花上15小時,所以每天要隔上幾個小時運河才會有船隻經過,但每次一來便會有好幾十艘船,她還跟我說了通航的時間表,只是不保証今天下午會再有船經過了,我便只有去運河公園等運到。此外她還千叮萬噣不要向運河內裡的方向拍照,只能向紅海出口拍照,若給巡邏的警衛抓到可是要沒收菲林和相機,只是兩邊其實都只能望到一片運河水和對面光禿禿的沙漠,真不明白這條無厘頭規例對國防安全會有甚麼反間諜的效益。

晚上駛經蘇伊士運河的巨形貨櫃輪, Suez

果然跟著整個下午待在運河公園裡,連一隻舢舨都沒有見到,故便回去旅店沖涼休息,等到晚上出來到旅店對面的大排檔吃Kebap晚飯時,才見到有船從地中海Port Said方向駛過來,便連忙跑去運河公園看船,這時公園已有一班本地市民一家大細的出來乘涼和看船,還有一班無聊的飛車黨沿著運河旁的直路鬥快和玩電單車,我就坐在運河堤堰上看船,果然輪船都是一艘接著一艘絡繹不絕地駛過,而且不是巨形貨櫃輪就是超級運油輪,真是何其壯觀哉。(2007/12/2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