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9日 星期一

出埃及記

早上7時左右醒來,一張開眼便看到寢頭旁邊正有一隻肥美小強爬過,便一手把小強橫掃到地上,然後一腳踩扁,害得我一大早便要大開殺戒,真是善哉善哉!

兜踎旅店

在碼頭外的茶檔飲杯茶吃過早餐,8時來到售票處買船票,這時已有一大班埃及大叔在排隊,而售票處就只有一個職員在慢吞吞地賣票,加上間中還有些女士過來插隊,結果等了個多小時才買到一張“慢船”船票,盛惠US$35 + E£50的碼頭稅,慢船在下午3時才開船,船程大約要5-6個小時,即是要到晚上9時才會到達約旦的Aqaba,那麼入到Aqaba市區找到旅店休息估計起碼都要閙到晚上12點了,本來每日還有一趟快船到Aqaba,不過快船要比慢船貴得多,反正我有的是時間,還是坐吓慢船在紅海遊下船河算吧!

回到旅店問過退房時間,才知這間爛店是在早上10時退房,遲了便要多計半天房租,好在走得快。這時碼頭前邊的大馬路上停了一列長長的貨櫃車在排隊等過海關,大概要等到所有貨車都清關上船才能起航,可是碼頭大門到了10點還未開閘,看來海關的大爺們還未有心情開工,百無聊賴的司機們便只好在路邊吸煙吹水等運到。


大排長龍

其實等運到的不只有貨車司機,還有在碼頭乘客大堂裡過了海關等上船的乘客們,幾百人就在大堂的長凳坐著,一等便是4個小時,直到2:30才開始安排坐慢船的乘客坐巴士到碼頭登船。等運到期間我就靠玩數獨來打發時間,坐我附近有一對老外阿叔阿姐也在玩報紙上的數獨遊戲,見到我玩得這麼過癮便過來請教,原來他們玩了一半便想不通卡住了,我花了點時間替他們找出過關的竅門,想來玩數獨玩到一半解決不了時,那種心癢癢想找出迷底關鍵的心癮實在是很難忍的。

其實這對老外阿叔阿嬸是新西蘭和英國人,一起住巴勒斯坦的伯利恆,在埃及渡假後正要經過約旦安曼回耶路撒冷去,不過在慢船可以登船時,他們坐的快船連一點消息都沒有,只怕慢船開船時他們還可能在等著呢。

經過多年在香港和內地迫巴士地鐡火車的訓練,要和一班拿著大包小包搬家般的埃及大叔一起擠上接船的巴士,實在沒有半點難度,來到碼頭便見到一艘上層載客,下層載貨車的渡輪,大家又要拿著護照和船票在船庫裡排隊等候查票,而約旦的關員就在通往客倉的樓梯門前面,慢吞吞地逐一檢查乘客証件放行。


紅海, Nuweiba港

我不用排多久便被關員從人龍中叫到前面,原來這是外國遊客的特別優待,但是關員對其他要到約旦和其他海灣國家工作的埃及民工卻是另一副臉孔,呼呼喝喝的好不威風。

不出所料,兩位當值的關員拿著我的特區護照翻來翻去都找不到簽証後,便問我是不是中國人,說中國人一定要先辦好簽証才能入境,我便說我是來自中國“香港”,理應可以獲得免費旅遊簽証,可是關員卻都說不知道有這一回事,便拿著手上的簽証清單查看,但只找到中國是榮登必須預辦簽証之列,至於可以辦落地簽証的清單上卻沒有香港在內,看情形我大有可能要被打回頭去。

不過好歹我也是近年稀有的外國遊客,故他們不好意思馬上把我趕落船,但面前還有幾百人等著放行上船,也沒有這份空閒去給這個身份尷尬的特區護照作查証,便只有叫我在旁等著,結果要等到所有人都檢查完畢後才有空招呼我,變相罰企了個多小時,排隊的人龍都十分好奇地看著我這個“老外”為何要在前頭罰企,想是犯了甚麼事給關員即場扣留著吧?

當所有人都過關後,一個關員才把我的護照拿上辦公室打電話到約旦那邊查問,留下另一個關員看守著我,又等了半個小時後,終於搞清楚特區護照真是可以免費簽証,便發了一張票子給我放行,說是到約旦海關那裡要憑票換回護照和簽証。

上到甲板便有一個會英文的約旦乘客問我剛才為何要罰企,是否給關員故意留難呢?這時我便十分為難不知如何向他解釋這是護照的問題,因為一般國家可不會有中國,香港,台灣這種地區性國籍劃分,我想剛才如果我是拿著BNO的話一定能馬上放行,至少BNO的外表十足一本正式的英國護照而可以充得下,起碼不用怕被趕落船去。

我在甲板上遇到一個英國大哥Leo,他也是一個人到中東旅行,說起來他原來以前也是在Big 4打工,不過是在德國水記做銀行業的MC,可以說是半個同行了,只是在4年前突然感到失去了工作的幹勁,說是給Burn Out了,便辭掉工作專心去旅行,他每次只去一個地區作一兩個月的深度遊便回德國,休息一段時間又再去另一個地方玩,真是十分自由自在,但他說玩幾年後已開始覺得有點悶,想在年中回去再找工作,只是太久沒有上班不知能否習慣朝9晚5的Office生活了。


紅海日落

慢船真是名符其實的慢,不論是賣票,登船,甚至連起航時間都要慢得出奇,由下午2:30開始登船一直搞到黃昏6點多太陽下山了,眼看連泊在傍邊的快船也都開航了,慢船還是待在碼頭一動也不動,直到天全黑了才捨得開船,結果要到深夜12時才來到約旦的Aqaba港,中間的幾個小時我就和Leo說說旅行經,在船上找晚飯吃,到深夜時份飲杯茶食零食吹吹水來打發時間,好不容易才熬等到落船的一刻。

可是最關鍵的時刻才剛來臨,雖然我終於脫非入亞來到了約旦,但是約旦的簽証還未弄到手,要是這邊搞入境手續的關員也是未見過特區護照,又不知道我下午在船上罰企的故事,說不定他們又會發神經拒絕我入境,把我當是國際盲流即時 “遣返”回埃及呢!所以我餘下的中東之行,能否如願一路走絲綢之路回到中國,便要先看看能否過得這一關了。

我和Leo還有另外一對老外青年男女一同下船,巴士把我們和甚他埃及人一同送到海關大樓辦入境手續,當一眾埃及大叔又要去排長龍之際,我們四位尊貴的老外遊客就給帶到另一家辦公室作特別處理,不過我就更加與眾不同,當其他三人在等護照出來之際,我就再被另外帶到另一家房間“面試”,這當然又是特區護照帶來的禮遇,關員看過我樣子還不似是國際盲流後才放心在我的護照上蓋章,跟著其他關員也搶著“傳閱”我的特區護照來見識一番,這個特區護照可真是夠特別了。

有驚無險地弄到了一個月的免費簽証,離開海關大樓來到出口的停車場,半夜三更已沒有回市區的小巴,短短幾公里的路程坐的士便要收JD5,即是約HK50元,真是搶錢。我在出口等了一會都未見到Leo他們,不知是否早已走了,我便先回到海關大樓裡的兌換店換錢,便見到Leo他們從海關禁區出來,原來他們也是剛弄好了簽証,剛才還以為我出了甚麼事給海關抓起來呢!

我們四人來到停車場,這時大部份的埃及乘客也已辦好入境手續出來擠上到安曼的長途大巴上,我們本來是想先到Aqaba市住一個晚上休息一下,可是由落船到從海關玩完出來已是凌晨1時多了,到旅店住又貴又睡不了多久,這時我們又發現有一台中巴車是去Petra的Wadi Musa,每人車資也是JD5,比坐的士入市區化算得多,便和一大班埃及人一同擠上車上,因為車頂都放滿了大包小包的行李,連走廊也是坐滿了人,我們的大背囊便有放在膝頭上,心想要是這樣連續屈2小時巴士,只怕到下車時一定會屈到發癲。

剛才坐船時氣温還是挺適中的,可是在開車子不久便感到越來越凍,過了一會我們來到Aqaba市郊山上的檢查站,所有人連同行李都要下車檢查,原來Aqaba也是“經濟特區”,可是要繼續北上約旦內陸便要持有正式的簽証,和不得携帶酒精飲品入境,所以大家都要乖乖地把行李打開供關員檢查,因為山上的風越吹越凍,我們便順手從背囊裡掏出風褸大衣穿上。

不知為何,在檢查完畢後所有的埃及人都不得再回到原先的中巴上,要轉坐另一輛中巴離開,而我們則要偷偷摸摸地回到原本的中巴車上,把所有的窗簾都拉上和關掉燈光,充當無載客的空車悄悄地駛過檢查站離去,搞到我們就像是偷渡客般,然後眾人在車上半昏睡的狀態下,飛快地來到Wadi Musa的Valentine Inn,快到好似用咗時空門咁。

因為經過一整天舟車勞動的騰折後,大家都不想在天寒地凍下露宿街頭,所以盡管已是凌晨3:30,四周的民居早已烏燈黑火了無人聲,我們還是努力地大力拍門,直至把店由看夜的小伙子弄醒開門為止,不過這麼晚已沒有空房,各人便東歪西倒胡亂地躺在大廳的梳化上睡覺,我便找出睡袋來攤在地上,鑽進去蒙頭大睡等天光,今天可真過得太“慢”長了。(2008/1/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