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0日 星期四

不期而遇

早上8時多便爬起床,在旅館吃過早餐後便衝到蘇菲亞博物館去,在9AM開館後15分鐘便來到門口,發現已有一大班老外旅行團遊客搶先到達在內遊覽參觀,門外還有大批的遊客等著買票入場,一早開門便已是人山人海大排長龍,想是因為已有1500多年歷史的蘇菲亞大教堂,經歷了千多年的風霜洗禮,幾朝的帝國興亡,作為東正教聖殿見證君士坦丁堡的淪陷和拜占庭帝國的滅亡,及後重生為清真寺見證奧圖曼帝國的興起和衰落,它過去所有的榮耀和悲劇故事,為蘇菲亞大教堂蘊釀出一種非凡深厚的歷史魅力,使它成為伊斯坦布爾最著名的地標和最受歡迎的旅遊熱點了。

從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內所見的藍色清真寺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Imperial Gate, 大殿的大門和上面的聖像, 1453年, 君士坦丁堡城破之際, 城內的貴族和平民都湧進教堂內避難, 還迷信天使會手持利劍從天而降來保護他們免受異教徒軍隊的傷害, 可是當土耳其士兵打破教堂大門時, 天使下凡的神蹟並沒有發生, 難民們都成為了土耳其人勞役和販賣的俘虜, 而蘇菲亞大教堂也被改為清真寺, 新月取代了大殿圓頂上屹立了800年的十字架

Aya Sofya的希臘文意思就是“Church of Holy Wisdom”,穿過Imperial Gate帝皇之門,便是宏偉的圓穹頂大殿,雖然大殿的圓穹頂正在進行復修工程,約有四分一的圓穹頂被從大堂地面一直伸延至頂的鋼架所掩蓋,不過光是站在始自拜占庭時代的大理石地板大堂上,向上仰望巨大圓穹頂下創造出來的高闊空間,只見圓穹頂上的可蘭經文似是遙不可及,一縷縷光柱從圓頂環座下的天窗透射進大殿裡,感覺就像是神光透過天堂雲間的隙縫照耀到塵世凡間,凡人們彷如走進了接近神的領域,藉以讓透自天堂聖靈智慧之光輝洗滌信徒們的心靈。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的大殿內, 人山人海的遊客, 還有四分之一的空間給復修大殿圓頂工程的鐵架佔去, 需是有礙觀瞻, 但也是無可奈何, 只有等復修完畢後再來, 也為將來再去土耳其留個借口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標示聖城麥加方向的黃金神壇和神壇上的貓

奧圖曼帝國於15世紀佔領了拜占庭最後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後,把這座千年之都易名為伊斯坦布爾,作為伊斯蘭帝國的新首都,奧圖曼蘇丹命令把蘇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牆壁上原有的基督教聖像鑲石圖案(Icon mosaics)都被泥灰塗層所覆蓋掉,伊斯蘭教特色的幾何圖案和可蘭經文取代了聖像成為了清真寺內唯一的裝飾,直至19世紀奧圖曼皇帝為重修日漸破落的蘇菲亞清真寺,受委託監督復修工程的意大利建築師才偶然重新發現塗層下的古老基督教藝術瑰寶,但是要直到20世紀初土耳其共和國成立後訂立政教分離的世裕化國策,現代土耳其國父Ataturk才把蘇菲亞清真寺改為博物館,這些穩沒了好幾個世紀的壁畫才有機會重見天日和開放給世人參觀。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神壇頂上半圓拱頂的聖母聖子聖像, 因為回教反對崇拜偶像, 奧圖曼皇帝下令把蘇菲亞大教堂內改為清真寺後, 把所有的聖像都以泥灰掩蓋, 直到20世紀共和國政府把清真寺改為博物館後, 這些被埋藏了500年的聖像才能重見天日
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內的耶穌及羅馬帝后的聖像

我在蘇菲亞博物館遊玩了一整個早上,直至中午12時多行到腳軟兼肚餓才離開,吃過午飯後坐了幾個站電車到半島北岸金角灣的火車站,先到火車站內的小博物館看看,然後走到附近的Yeni Camii,土耳其文的意思是新清真寺,不過新清真寺也是建於17世紀,以超過三個世紀的歷史來說不能算新,但和鄰近始自古羅馬時期過千年的偉大建築相比,以新命名也不算過份。

中午時份蘇菲亞博物館外的公園花田和藍色清真寺
金角灣畔的新清真寺外, 賣白鴿飼料的小攤檔, 和紛飛亂舞搶食的白鴿

在新清真寺門外看了一會遊人餵白鴿,發現旁邊的香料市場已變為了遊客的露天茶座,跟著便走過了橫跨金角灣的Galata大橋,大橋上層中間是電車軌,兩旁是車道和行人道,不少男人就在上層行人道上釣魚,可是我見到他們釣到的都是些小魚毛,大概只夠拿回家裡餵貓仔而已,大橋下層兩邊都是些貴價的海鮮餐廳,這些天價海鮮大概也是搵遊客幫襯的,走到大橋中段才是讓航道穿過的橋洞,橋洞兩旁連接上下層橋面的樓梯外牆給漆上巨大的土耳其國旗,十分醒目。

金角灣Golden Horn Bay上的渡輪
金角灣, Galata Tower和連接對岸歐洲城區的Galata大橋, 橋上整天都有大班的男人在釣魚, 可是只見收獲多是魚毛幾條, 橋下則是高級餐廳和酒吧, D海鮮貴到嚇死人
橫渡Bosphorus海峽的渡海輪上所見, 蘇里曼清真寺的巨大圓頂和宣禮塔主導了舊城區的天空線

在橋上轉了一圈後又回到火車站旁的渡輪碼頭,可是剛好錯過了4點開往博斯普魯斯海峽對岸的亞洲城區Harem的渡輪,便先到馬路對面一家Café吃了個朱古力杯當下午茶,然後再到碼頭坐渡輪到亞洲城區Uskudar,自製午間遊船河。來到Uskudar才知道碼頭旁邊有個海濱小公園,海濱公園可以看到橫跨博斯普魯斯海峽連接著歐亞大陸的吊橋,不少上年紀的大叔坐在公園的長櫈上曬太陽吹海風,也有些大叔帶著孩子在岸邊釣魚,我在公園也想找座位坐下感受一下吹吹海風看看海景的那種自在時,竟然又遇到一名同是住在大蘋果旅店地下室的日本女生,她今早退房時說是要南下到海邊小鎮Fethiye,大概是要去地中海遊船河吧?

在亞洲城區Uskudar的海濱公園, 和橫跨Bosphorus海峽的跨海大橋

我很奇怪為何她到下午還待在伊斯坦布爾,當然她在這個不是旅遊點的海濱小公園遇到我也感到很意外,原來她是買了從Harem晚上9時的夜班長途巴士票,可是預錯時間一早便退房出來,下午無處可去便從Harem坐巴士來到附近的Uskudar看海等到晚上,她問我能否給她帶封便箋回旅店給今早趕不及說再見的日本朋友,便拿出紙筆放在膝蓋上寫信,我便請她到碼頭的茶座飲杯熱茶,讓她可以在枱上慢慢寫信。

雖然5月初的伊斯坦布爾正是春未夏初天氣比較暖和,但是大家吹了好一陣海風後都感到有點涼意,這時正好飲杯熱茶暖暖身子,飲茶時她說本以為要獨自在公園等上好幾個小時,正感到孤單之際竟然意外地碰到“熟人”,還陪她喝茶聊天,覺得今天十分幸運,我想大家雖是旅途上萍水相逢的過客,但在孤獨寂寞時能與友人不期而遇,確是旅行中令人欣喜的小插曲。

和她聊到下午6時才跟她道別,先坐船到對岸歐洲新城區Kabatas碼頭,那裡剛開通了一道登山地鐵專線到山上的Taksim廣場,廣場相連的Istiklal Caddesi(獨立大道)可是伊斯坦布爾的潮人集中地,Istiklal大道過去是19世紀時期奧圖曼帝都的歐洲新城的中央大道,大道兩旁有不少漂亮的古典歐式建築,當中不少還是歐洲列強的大使館,近年伊斯坦布爾政府還特意復修重開大道上的19世紀古董電車,除了緩緩行駛的電車外,大道已順應潮流闢作為行人專用區,這時正是下班時份,不少年青人都趕到大道上開始夜蒲,人山人海擠得水洩不通,好不熱鬧。


渡海小輪, Uskudar
潮人集中地, Taksim歐洲城區的商業步行街, 古老電車, 人山人海
是日晚餐 - Kebap + 焗薯雜菜 + 飯, 發現土耳其餐越食越好味

我一直跟著人潮走到山下的Galata大橋,再坐電車回到Sultanahmet區的餐館吃晚飯,回到旅店後把日本女孩的信交到同房的日本仔手上,他說早上本以為錯過了道別的機會,那知到晚上竟然還能收到她說再見的信件,真是意外驚喜了。如是者我今天也意外地做了一趟信差,而且還“使命必達”,順利完成任務呢!(2008/10/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