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5日 星期二

漫漫長夜

早上10時退房,把大背囊寄存在旅館裡,又開始考驗腳骨力的漫長一天,先是到旅店後邊市鎮大街上的巴士公司問今天下午去南部Malatya的巴士班次,發現大部份的長途巴士都是在晚上7時後才出發,要到凌晨3、4時才會經過Malatya,就只有一班巴士是下午4:30出發,預計深夜11時後便到達,我發現在土耳其東部的長途巴士全都只有通宵班次,雖然這次又要比昨天來Amasya的巴士更晚抵達,但我想11點左右到達的話,還可到市中心找旅店休息一晚吧?

從小旅店房間露台可看到河對岸的老房子
早上的陽光透進明窗淨几的小房間

在大街上一家快餐店吃了份Kebap三文治當午餐,便開始在Amasya小鎮裡的自悠遊,先按著LP的地圖回到昨晚下車的Ataturk廣場找遊客中心,可是兜了個圈都找不著邊,後來問過在廣場巡邏的警察,才知遊客中心早已關閉,真是不明白為何Amasya的旅遊局為何有錢在安卡拉長途巴士站的大堂搞了個巨形的廣告板宣傳旅遊業,但是卻沒錢運作一個遊客中心?當初吸引我老遠跑進來Amasya,也就是因為先前在安卡拉轉車時看到那個巨形廣告板上Amasya河畔一列漂亮的奧圖曼式老房子的雪景,使我回想起年前曾到湖南鳳凰古城看過在沱江旁的吊腳樓,但是當遊客千里迢迢跑到Amasya時卻找不著遊客中心,而鎮裡的旅館、餐廳和巴士公司裡的職員都不太會說英文,於是整天都要四處雞同鴨講地問路,就當是促進遊客與市民之間的交流好了。

山崖下河邊的老房子和水車

Amasya曾是奧圖曼帝國時代一省之會,過去奧圖曼皇朝的儲君在年青時都要被派到Amasya當一陣子總督,以考驗皇子們將來治理國家的能力,想當然這些帝國的未來繼承人來到這個沒有甚麼可為的山谷鄉下裡,都想為自已在這個小鎮上留下一些能在歷史長河裡留名的足跡,而效法上任花點公帑搞些宏偉的公共工程,既可當是政績來向父皇交差,又可以不必費神花點錢便有成果,這些政績工程真是太方便了,於是在這個小鎮四周的角落裡都蓋了不少始自16世紀漂亮的古老建築,主要都是些彰顯真主偉大的小形清真寺,也有一間精神病醫院和一間八角形佈局的可蘭經學校。

改建為茶館和博物館的舊精病院
建於15世紀的Mehmet Pasa Camii清真寺
鎮上隨處可見東歪西倒的百年老房子

我就花了一個早上在鎮上周遊這些古蹟,發現除了重門深鎖的清真寺還是清真寺外,中世紀的精神病院已給改為一間只有幾個老頭在喝茶吹水的小茶館,而我在午飯時間來到河對岸的可蘭經學校時,內裡上學的男孩正在排隊吃午飯,一見我這個老外遊客在學校門口賊頭賊腦地窺看內裡的建築,便都丟下午飯蜂擁過來拉著我拍照留念,此外鎮上還有不少已空置的奧圖曼式老房子,因為缺乏保養而變得東歪西倒,一片破落氣象。

鎮中心廣場, 國旗飄揚下的國父Ataturk像

走了一個上午我都沒有碰到一個外國遊客,過去這個小鎮可曾是輝煌一時的皇子試鍊場,在上個世紀初奧圖曼帝國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現代土耳其國父Ataturk將軍從盟國的關押中逃脫後,也是跑到Amasya與他的同志會合,在這小鎮制定驅逐外國佔領軍和建立共和國推行現代化的大計,儘管這個寧靜的小鎮在土耳其的歷史發展中有過舉足輕重的時刻,但至今天已無奈地變得門庭冷落,帝國遺留給後人的就只有那些混雜於奧圖曼式老房子之間精緻漂亮的古老清真寺,也許能夠招徠四方遊客,為這小地方再帶來一點活力。

沿著鐵路回到小鎮
從山崖上的Pontus王朝古墓入口看下邊山谷的奧圖曼老房子小鎮

沿著河對岸貼著山崖底下修築的鐵路走回小鎮中心,發現在河邊和山崖中間一列古老的奧圖曼老房子已給“優先活化”,翻新為時尚的古典旅館,另有一些仍在進行維修,中間還有一間給保留下來改作博物館,想來沿著河岸一列的老房子最終都會變身為高級旅店,當一切準備妥當後小鎮的旅遊局才會大力推廣旅遊業,那時遊客中心才會重開吧?穿過鐵路後邊還有一條可爬到山崖上有二千多年歷史Pontus王朝山洞古墓的小徑,只是當我爬到山腰大門時才發現古墓正在“午飯時間”休息中,便只好坐在門外的石級又拿出朱古力條當下午茶,曬曬太陽看看山谷下的小鎮風景。

從河畔的古鎮上望山崖上有2000年歷史的Pontus王朝古墓
河畔的奧圖曼時代老房子, 部份老房子得到歐盟資助, 復修後改為小旅館, 十分得意

午後回到鎮上才遇到一個歐洲退休人士旅遊團經過,一班白髮蒼蒼的胖大叔大嬸們全都腳踏Gore-tex行山鞋,手裡拿著登山杖,頭帶遠足專用的防曬帽,列隊跟著導遊在小鎮裡遊覽,真是夠認真了。我在巴士公司買了下午4:30的車票(YTL30),距離出發時間還有個多小時,便先到旅店旁邊的露天茶座吃了杯土耳其雪糕,跟著又去上上網(只有土耳其文)和吃了個Kebap三文治,然後回到旅店洗個臉取回行李,便回到巴士公司的辦事處小店等車,可是等了一個小時巴士還未來到,巴士公司的職員十分緊張地打電話問究竟巴士都跑到那裡去了。期間我跑到巴士公司對面大清真寺旁的洗手間方便,一般土耳其的公廁都要收費YTL0.5,可是在廁所收錢的大叔卻笑著示意我不用付錢,算是對稀有到訪的外國遊客的一種友善表現吧?當我從廁所出來時,那伙計已把我的大背囊拿到馬路邊,十分肉緊地招我過去,原來巴士終於來到接我,這時已是下午5:30了。

好好味的朱古力和士多啤利土耳其雪糕

黃昏時巴士翻山越嶺離開Amasya,在巴士上看過日落後,巴士在一個公路休息站停車,我在餐廳點了一份豆肉湯飯當晚餐,餐廳老闆免費送了一杯熱茶給我,看來當地人都十分歡迎外國遊客的到臨。太陽下山後山區的天氣開始轉冷,吃過晚飯後便馬上跑回巴士上,只是巴士的電視一直在放電視劇和MTV至11時才關機,沿途又不時停車開燈上客,根本無法入睡,結果巴士時走時停,終於在凌晨1時來到Matalya市郊的巨形Otogar。總結經驗是土耳其的長途巴士公司職員很多時候連自己公司的班次,行車時間等資料都是不清不楚,時間可早可遲,總之買車票時一味靠估亂吹,雖然不是存心欺騙,但也不能盡信之。

Amasya>Siva>Malatya途中經過的原野
離開Amasya時在公路上見到的日落

半夜三更來到車站,候車大堂門外有幾個的士司機在等客,到市中心短短5公里的車程要收成YTL15(HKD90),住一晚旅館也才是這個價錢,真是搶錢。我出到車站外邊的巴士站,發現入市區的尾班巴士早已開出了,反而旁邊竟然有一個獅子銀行的提款機還在燈光火著地營業著,便只有回到車站大堂裡找了個清靜的角落準備打地舖等天光,當我打開睡袋正要睡覺時,竟然又來了三個警察來阻止我瞓覺,大概是說公共地方不得打地舖,只能像其他也在等天光的旅客般坐在候車室的座椅上呆等,我想全世界的機場,火車站和長途車站每到晚上都會有等車的旅客打地舖,或許就只有這個偏遠小城市巴士站的警察仍未見過旅客瞓睡袋,才會這樣大驚小怪吧?

連瞓覺都不成,我就打算拿著睡袋出外邊的巴士站候車亭的長櫈上繼續瞓,只是室外又凍又大風,長櫈不知有多少年沒人坐過,上面舖滿沙塵,此地實在不宜露宿,那麼難道要回到車站大堂裡做呆瓜?這樣等到明早入到市中心時,只會睏得再花上整個白天睡覺,白白又要浪費一天行程和旅費,但又不想幫襯那伙明搶的的士司機,越諗越激氣,於是便決定一於沿著公路走入進市中心找旅店過夜,就算是背著大包行上個多小時,總比戇居居地在車站裡等天光強。

沿著公路走了大半個小時,發現兩旁不是荒地便是住宅地盤,除了疏落的街燈外,周圍沒車沒人的靜得出奇,大概連找個人來問路,或是中途跳出個賊仔來搶劫的機會都沒有,虧我還擔心半夜三更在異鄉摸黑獨行會有多危險,走了好一會才見到路旁有些住宅屋苑,之後便來到一間醫院門口,見到有一輛的士停在門口等客,便過去問路和看看在這裡打的入市中心會否便宜些,這時有一個剛從醫院出來的大哥問我要去那裡,便說可以開車送我入城。

這位大哥開的是一輛舊款的雪鐵龍小車,開車從醫院到市中心的大清真寺只要幾分鐘,在車上和他聊了幾句,才知他是土耳其的空軍機師,負責駕駛F4幽靈式戰機,基地就在Matalya附近,因為太太剛生了小孩還住在醫院休養,剛才看完太太正要回家,怪不得能夠半夜三更遇上會說英文的人了。來到市中心才發現三家LP裡介紹過的旅館,有一家已經消失了,另兩家則已客滿,於是機師先生又好心地車我去找其他旅店,可是連那些收費昂貴的3星級酒店都已客滿,搞到機師先生十分擔心我冇地方過夜,搞到2:30AM才給我們在大清真寺旁邊找到一家舊旅館,本來說好了YTL15一個單人房,可是不知為何旅館經理又說不租了。

正當機師先生十分為難之際,我說我可以到隔鄰街上一家通宵營業的小餐廳吃點東西和等天光,於是我們便去吃宵夜,期間機師先生因為太睏了而回車子拿香煙提神,我知道他等會一定會因歉疚未能為我這個流落異鄉差點要露宿街頭的背囊客找到過夜的地方而爭著請客,我便趁機先結了帳,等他回來後便跟他說我自己一個人留在小餐廳等天光就可以了,著他趕快回家看孩子和休息,於是大家便以土耳其人離別時碰碰面的方式說再見。今天的旅程中能接二連三地體會到土耳其人對待遠方來客的善意,不論小至一次免費使用洗手間,或是晚餐裡一杯熱茶,又或是機師先生出於熱心,無私地開車陪我跑了一個晚上找旅店,我都由衷地感謝這些在旅程中途曾給我熱心幫助的陌生人,讓我在漫漫長夜遠在異鄉的旅程中都能感受著人間的溫暖友愛,而不是孤單和無助,細心一想,今天應是我旅程中幸運之極的一天了。

概然是最幸運的一天,當然好事還在後頭,在機師先生離開後十分鐘左右,我喝掉杯裡最後的一口熱茶,便拿起大背囊向容許我逗留至天光的餐廳伙計道謝,打手勢說要到外邊再找一下睡覺的地方,跟著走出小餐廳,在街角轉了個彎,奇蹟地找到一家乾淨的廉價小旅館,枉我們剛才還在市內兜圈子找旅館,其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呢!怱怱地洗過熱水涼後已是清晨4點,拖著疲累的身軀一倒在床上便馬上睡著了。(2008/11/3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