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2日 星期二

不波不西

今早難得可以睡至自然甦醒,在旅店附近一家快餐店竟然有違久了的Felafel三文治,即刻買番個用來做早餐,邊行邊吃的走到市中心的伊瑪哥曼尼廣場,又發現在哥曼尼廣場和四周街頭都有不少藍色六角形的小鐵盒,鐵盒左右兩邊各有一隻黃色的手托著,熟口熟面的,跟著便想起在黎巴嫩貝卡山谷的街頭上也見過不少同樣子的藍色鐵盒,大約知道這些盒子都是真主黨向民眾募捐經費的,原來這個東西也遍怖伊朗各大城市。

德黑蘭Tehran - 市中心霍梅尼廣場一角, 和伊朗全國, 以至黎巴嫩貝卡山谷, 隨處可見的街頭捐款箱, 我想如果我曾經放過一毛錢進去, 老美會不會清算我資助過恐佈活動呢?

今天的活動是去參觀舊皇宮和伊朗國家珠寶博物館,昨晚希臘大叔用他的LP伊朗和我的LP中東交換,說要借來研究一下最新的土耳其和伊朗過境的資料,我就可以用研究一下他的LP伊朗和順便用來遊覽一下德黑蘭,Golestan Palace舊皇宮就在哥曼尼廣場的政府電訊大樓後邊和德黑蘭大巴扎的中間,皇宮是19世紀時期伊朗Qajar皇朝照抄歐洲列強皇宮的四不像產物,皇宮的裝潢當然是極盡奢華,金碧輝煌,皇座的大殿還裝有不少鏡,美名為鏡廳,皇宮裡就有一個大廳專門展覽19世紀時歐洲各國皇室贈送的禮物,當然還有歷代Qajar皇帝的西式畫像,皇冠,和大堆的金銀珠寶,看來當時的伊朗皇朝花了不少錢去模仿歐洲皇室的氣派,但混合波斯和老翻歐洲建築風格的皇宮,結果搞出來的卻是“不波不西”的。

德黑蘭Tehran - 舊皇宮 Golestan Palace, 大樓的高塔為波斯傳統的風樓建築, 可以協助空氣對流通風散熱, 大樓裡邊卻是歐式裝修, 不"波"不西

離開舊皇宮後,我又花了大半個小時走到伊朗國家中央銀行去看地下保險庫裡的珠寶博物館,博物館門外守衛深嚴,在地面門口買了入場票和存包後,來到地下保險庫裡發現裡邊已擠滿了伊朗本地和外國的遊客,我想差不多大半在德黑蘭的外國遊客都集齊在珠寶博物館裡,外國遊客裡多是日本和台灣旅行團,也有歐洲的老人團,話明是國家珠寶博物館,裡邊收藏的當然又是大堆國寶級的金銀珠寶,純金和寶石打造的皇冠(4公斤重,載久一點會連頸都斷埋),純金王座,還有個鑲滿珠寶玉石的地球儀,真係好鬼誇張,看來當時的伊朗國王不單只要追求歐洲皇室的宮廷生活,在搜羅金銀財寶方面也從未有減輕力道,不消說伊朗一國近幾百多年來的國力就耗費在奢華的宮殿和國王的金銀珠寶,漸漸由能與奧圖曼帝國分庭抗禮的中亞強國淪為19世紀沙俄和大英帝國在中亞大角逐(the Great Game)中的勢力笵圍和緩衝區,及後近一世紀都在外國勢力的支配下,沒差點便成為殖民地了。

在德黑蘭市內轉了大半天,發現就算是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明媚下午,天空就像被蒙上了一陣厚厚的面紗般,空氣裡盡是汽車廢氣裡的懸浮污染物,在街上再多走一會都感到呼吸不順,真正是烏煙瘴氣,我只想趕緊返回旅店休息,不過在中途還是去藥房買了點治喉嚨痛的消淡藥才回去。想起明天一早又要坐長途巴士到伊斯法罕,所以想在回程路上買點麵包餅干作早午餐用,可是在城內走了大半個鐘都沒有找到超級市場,偶然只在在街角處見到些小形家庭式士多,我想伊朗大城市裡還未流行連鎖式超市之類的高度資本化集團式企業,而家庭裡的主婦都習慣光顧大巴扎,就像美國人去逛Walmart咁,而街口士多的經濟功能就像是便利店了。

買好東西回到旅店還未到黃昏,過了一會希臘大叔又也回來了,他說今天一整天都在哥曼尼廣場和大巴扎裡溜躂,觀察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和人情細事,拍了些人像相片,過了十分充實的一天,說著說著那對神經孖寶又跑到希臘大叔面前扮古扮怪逗他玩,只是希臘大叔今天已累得沒有咁好氣去發火,不搭理他們跑去睡覺去也,神經孖寶自己咬了自己一會後見無人理會,便十分無癮地自動消失掉。(2009/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