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不可當真

今天又以自然甦醒法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跟著便和同房的瑞士大哥到外面的快餐店吃熱狗當午餐,這位大哥竟然用波斯語向快餐店的伙計點餐,原來他一直在學習波斯語,真是意想不到了。瑞士大哥跟著去了理髮店,我就在古城裡隨便亂轉閒逛,和到古城裡一個叫亞歷山大的監獄裡看看(當然不可能真是亞歷山大大帝的監獄),今天的天色和平常好不一樣,天陰陰的陰霾密佈,竟然一點太陽也沒有,沒有了平日中午烈日當空那種要命的酷熱,好讓行人在街上舒適地四處走動,不過因為光線不足,遊客們就拍不到些好照片了。

古城內的小巷

雅茲德是往日絲路上的古城,舊城裡都是以泥磚建成的老房子,房屋的牆上都被塗上一層泥漿批蕩,在古城曲折的橫街窄巷裡行走時,除了頭上是灰濛濛的天空外,四周的牆壁和腳下的路面都是一片泥黃色,就像困在一個泥沙堆成的迷宮中,感覺有趣之極。因為沙漠地帶不論日夜都是酷熱難當,古代雅茲德的建築師便設計出一種叫風樓的高搭,用來補捉天空裡吹過的涼風並帶到地面的房子裡,就跟冷氣機的功能差不多,只是不用交電費而已,於是在這座大迷宮裡遊蕩時,便時常見到四周圍的房子裡都會伸出一座座的風樓,想是古代最具規模的冷氣機陣了。

古城裡的麵包店

來到所謂的亞歷山大大帝的監獄,發現這座所謂的監獄已經變身為遊客紀念品商店,沒有甚麼好看,反正今天天色不好,我便決定今天甚麼地方都不去了。本來之前計畫伊朗行程時會到巴姆古城,不過在絲路旅店裡見到一張巴姆古城在2003年地震破壞後的海報,只見那座以泥磚建成的宏偉城堡已變成一堆廢墟,便用不著花一天去巴姆(Bam)了,加上我在設拉子晚上給蚊子咬怕了趕著離去,又多省了一天,於是便多了兩天自由的空檔,便決定今天就在旅店裡休養生息,順便趁空追回這幾天還未寫的遊記,便又去士多買了支冰凍的大汽水才回到旅店裡。

頭等溫書面壁位, Jameh Mosque 大清真寺

這家絲路旅店是由一間老古大宅改建而成,大宅中間有一個長方形的庭園,除了在中央的水池周圍種了些植物外,四圍還放了些大木床供客人乘涼休息,於是我就攤在一張大床上一邊咬著朱古力條,一邊喝著冰涼透心的汽水,彷彿就像在炎熱的沙漠中間找到了一個綠意盈盈的清涼綠洲,痛快地喝著清泉流出的甘露般,確是十分過癮寫意。這時我又碰到昨天那個英國大哥,大家便都攤在床上飲可樂聊天,說到在中東和緬甸各地旅遊的趣事,又拿各地的的士司機作比較,英國大哥說到早前到伊斯法罕,一下巴士便遇上一班專屈遊客錢的的士司機,於是他便走到附近的街口想截其他的的士,那知有一個屈錢黨的司機竟然開車跟著他後面,不許其他路過的司機接他的生意,真是激死,搞到他要一路走到市中心去,其實我在各地也見識過這樣的無良的士司機,不過差不多全伊朗的城市都有一伙這樣的司機,無良的程度和普及率均冠絕全球,所以我們一至認為在伊朗坐的士是最令遊客困惱的。

Silk Road Hotel內的庭園, 是中東之行住過三家最正的旅館之一

吹吹水,寫寫遊記,一路賴到差不多黃昏,我才從床上爬起來到外邊查電郵,我細佬從香港把一封申請延後提交報稅表的信電郵過來,我稍作修改便傳回去,記得上次2002年去印度和西藏旅行時也是遇上要報稅的問題,那時又是靠細佬替我申請延期申報,不過今年已經有了電子報稅,就算身在海外也可以在網上報稅吧?只是外地大部的網吧都不支援那些Java JRE的東西,就算能上網也不能登入電子報稅的網站,即是有等於冇,不過無論如何,回到香港都要請細佬食番餐以示酬謝,不過我遠行回家後他也理應請我食飯洗塵啊!不如同佢講就打和算了。

晚上又在旅店吃晚飯,不過今次是吃炸冬菇,總比炸薯條抵食。回到地下室大房準備休息時,遇到一個今天才搬過來的德國大叔,他和我一樣也是辭了工出來旅行,不過他說回家後原先的公司已答應再聘用他,不用愁找工作了,但這不是因為他是汽車業的工程專家才獲保證續聘,而是因為他剛和太太離婚,年幼的孩子又夭折,接連受了雙重打擊,所以便想放下一切出來旅行散散心,公司就當他是在放一個悠長假期吧。

德國大叔跟著會到東部的克爾曼(Kerman),然後坐火車回德黑蘭,再坐飛機到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去,我問他為何不直接從伊朗東部經陸路過境到巴基斯坦呢?他說之前去德黑蘭的巴基斯坦大使館申請簽証時,被要求提供德國大使館發出的介紹信,可是德國大使館知道他計畫從陸路到巴基斯坦後,即是要經過所謂黃金新月地帶時,便告訴他現在伊朗和巴基斯坦的邊境十分危險,先前才有一個日本遊客在伊朗邊境被遊牧部落組成的武裝份子(即是海洛英走私販)擄走,至今下落不明,故現在伊朗當局已不許外國遊客到東部旅遊和要封鎖邊境,德國大使館也在介紹信裡注明只能坐飛機入境巴基斯坦,於是他便只好放棄原先的計畫,走回頭路去坐飛機。

關於日本人那單新聞,先前我在伊斯法罕的英文報章頭條也看過,不過沒有放在心上,到今天才知道有說要封鎖邊境這回大事,我想不會是當真的吧?那麼豈不是也要跟德國大叔一樣去坐飛機?我那有這麼多錢呢?不過在旅途中時常都會遇到這些道聽途說的古怪故事,也不能盡然當真,要不然甚麼地方都不用去,只好直接坐飛機回香港好了,既然三天後我便會到達邊境城市扎黑丹,還是先去瞧瞧那邊是甚麼狀況,伊朗這裡的法令混亂,說不定到了邊境便可以過關呢?現在胡思亂思也沒有用,一於見步行步!(2009/5/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