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4日 星期五

由朝坐到晚

清晨4時天還未亮便爬起床收拾行裝,4:30AM便來到長途巴士站,發現今早就只有兩輛開往土耳其Antakya的過境長途巴士,橫睇掂睇兩輛巴士都分不出那輛是“較好的”,便暗自慶幸昨天沒有被旅店經理哄騙用“較貴的”價錢向他買所謂“較好的”巴士車票。

巴士5時開車,8時才來到土耳其,埗入境便被土耳其海關人員截停,把旅客連人帶物一併趕下車,所有行李都扔到地上一列排好打開檢查,巴士上的旅客大多是敍利亞的老鄉和師奶,海關一發現他們包裡藏有任何食品,茶葉和香煙,一概都扔到旁邊的溝裡燒毀,那班師奶見到偷偷藏在包裡的寶物都關員粗暴地給搜出來燒掉,只有在旁邊瞪眼看著慘叫連聲,十分可憐。


敍利亞海關, Bab al-Hawa, 敍利亞/土耳其邊境

玩完全車大搜查後才放行到邊檢辦入境手續,兩台巴士上除了我還有三個外國旅客,其中居然有一個來自香港的哥哥仔Francis,和跟他同行的一個來自南非的大叔Peter,另外仲有一個不相識的韓國仔,我們三人先是跟一伙敍利亞巴士乘客擠在入境窗口前排隊,可是輪到我時窗口裡的警員跟我說要去後邊買入境簽証,咦?持特區護照不是可以免簽証到土耳其旅遊一個月的嗎?於是我們三人便去到後邊的簽証辦公室辦手續,官員跟我們說從敍利亞邊境進入土耳其是不會發出免簽証給特區護照,港人必須要付US$20買3個月的多次入境簽証,想要免費的1個月簽証就要回到Aleppo的土耳其領使館辦才有,我想既然人都已經過了境來到土耳其,正常人都不會選擇返回敍利亞辦免費簽証,這樣跟擺明車馬屈錢豪無分別。

南非大叔Peter原來也是雙重國藉人士,格價後決定用加拿大護照買簽証入境,簽証費US$60大元,那個韓國仔見我們十分肉痛地付簽証費,便十分“自豪”地跟我們晒命說日本和韓國人可以免簽証入境,這可是對“經濟強國”的優惠待遇啊!其實大家都知道只是太多的Cheap精日韓學生和NEET遊蕩族遊客因為旅費有限才迫於選用長途跋涉的陸路方式過境,如果來到邊境發現簽証費太高時便寧可回頭不去,所以人家才會給予免簽優惠來吸引這些超低消費力的遊客,而至於人數較少但因為喜好作長途Overland跨國旅行的背囊友,則不會以簽証費的高底來決定去不去一個國家旅行,遇到過份的簽証費時也都是咬咬牙後掏腰包付錢過關,也不會計較自己國家是否獲得“經濟強國”的簽証待遇。

經過5小時的行程後巴士終於來到Antakya市郊的巴士總站,巴士站的土耳其文是Otogar,和中東的阿拉伯國家不一樣,土耳其人自20世紀初建立共和國後,為了推行改革連沿用數百年的阿拉伯字母都廢除,一下子便改用了拉丁字母作拼音,我們剛進入土耳其,剛下車便置身在這座邊境小城的“現代化”長途巴士總站,除車站內外清潔整齊一切看似井然有序外,加上隨處可見的英文字母,雖然不明其所以言,但已表現出和先前個多月來旅遊所到的中東國家的一種強烈反差,也許便是所謂那種脫亞入歐的感覺吧?

我們三人問過幾家巴士公司的櫃台後,發現Antakya是沒有直接到土耳其中部Cappodocia奇石區Goreme哥樂美的長途巴士,不過可以先坐巴士到土耳其南部海岸的Adana市,再轉車到Cappodocia一帶的城市,或許還會有直達Goreme的巴士,於是我們便用美金直接買了10:30AM出發的巴士(YTL12),又坐了3個小時巴士,至下午1:30才到達Adana。

我們來到Adana的長途車站便馬上找到Cappodocia的巴士,發現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坐2:30的巴士到Kayseri,再轉車於深夜到達Goreme,二是等黃昏6時的通霄長途車,於凌晨到達Goreme附近的Nevsehir後再轉車入Goreme,雖然坐通霄車可以節省了一晚的住宿費,但是在車站白等5個小時,明天還要浪費大半個早上轉車和安頓,加上我很都怕坐通霄長途車捱眼瞓,倒不如馬上坐車去下一站,也要在今天內到達Goreme找旅店住下,便二話不說買了1小時後開往Kayseri的Kent巴士公司車票(YTL25)。

買好車票後還有時間,便在車站內遊蕩,給我找到了一家可以換外幣的小郵局,換了點新土耳其里拉(YTL)來徬身,然後又找到一家Kebab小食店解決了午餐,還順便去車站的廁所方便,很有效率地利用轉車的一個小時空檔來解決了所有需要,只是發現土耳其的物價遠比埃及,敍利亞等中東國家貴,今天這兩趟長途巴士車費便花了YTL40(HK$240),午餐食個烤肉包便要YTL2(HK$12)(雖然幾好食),就是去個廁所也要收YTL0.6(HK$4),看來跟著在土耳其的半個月還要花很多錢,又要像在以色列時般節衣縮食了。

當我處理好一切雜務後,又再碰到還在迷惘中的Francis和Peter,原來他們不只還未決定好是坐那班車外,他們連午飯都沒有著落,也不知道車站內有地方可以換錢,當知道我在短短半個小時內已辦好諸多事情後,才“啲起心肝”決定跟我坐同一班車先到Kayseri,不過這時已是2:15PM,還有15分鐘便要開車了,結果他們兩人分工合作也只夠時買車票和上廁所,還換了點錢,但是趕不及吃午餐,只好在上車前匆匆向巴士旁兜生意的小販買了兩條硬崩崩的麵包上車當午飯吃,真不知道他們剛才在磳磨甚麼,白白浪費了今天難得的午休時間。


從Adana至Kayseri公路上所見的原野和雪山, 土耳其中南部

巴士翻越南部的山區才能進內土耳其中部的平原,這時剛好是春未夏初之際,沿途可見高速公路兩旁田地上盛開的花樹,和山谷遠方一列長長的雪嶺,風光明媚,感到還是白天坐車好,因為可以在途中飽覽土耳其美麗的原野景色,若是坐通霄巴士就只能看著車窗外漆黑一片的世界,錯過路上原來美好的風光了。

巴士在公路的一個休息站停車讓乘客下車小休,我們三人就到站內一間小茶店坐下喝茶聊天,原來Francis跟Peter在香港已認識,Peter老家雖在南非,但是長時間在香港工作,近年賺夠錢後便“提早退休”,以香港為基地去環遊世界,今年就跑到中東旅行,Francis便約了他在大馬士革會合,然後一起遊敍利亞和土耳其。

我們晚上7時多來到Kayseri的Otogar,我本來曾想過在Kayseri留一晚,明天花一個上午在Kayseri遊覽後再過去Goreme,不過Francis他們一落車便問到Kent巴士公司的職員晚上9時有車開往Goreme,大家便決定即晚過去Goreme,和利用等車時間在車站內找地方吃晚餐,跟著Francis便十分心急地買好了車票,點知跟著我們又在旁邊的Nevsehir巴士公司問到等會8時便有一班開往Goreme的中巴,我們便又厚著臉皮跟巴士公司賴著換車票,Kent的職員還跟我們說Nevsehir的巴士不是豪華大巴並不好坐,不過既然可以提早一個小時去到目的地,就算是冇位坐也沒有所謂了。

Nevsehir巴士公司是Cappodocia的本地巴士公司,我們坐這班途經Goreme的巴士算是一趟中短途的班車,我和坐在旁邊的一個土耳其大叔聊了幾句,想不到原來他是在德國居住的土耳其人,正職是電訊工程師,因為隨同所屬的業餘樂團到安卡拉參加音樂節表演,順便請了幾天假回家鄉探親,因為我們聊得越來越高興,吵著車上其他正在睡覺的乘客,結果被人罵了幾句,真是不好意思。

晚上9:30終於在Goreme小鎮下車,從今早5時起我們便不斷坐車,花了17個小時穿州過省才來到目的地,真是夠累了。Francis和Peter倆人好像事前訂了間特色山洞旅店,那我就自己走去鎮裡找到一家普通的家庭旅店,今晚旅店屋頂上的大通鋪就只有我一個人住。放好行李後便即溜出外邊上網和找旅行社問local tour的資料,可是因為太夜了,小鎮上的店舖大多已關門休息,結果因為顧著上網連吃晚飯的機會也錯過了,幸好回到旅店負責看夜的小伙計給我弄了個芝士三文治,虧我中午時還笑Francis他們沒午飯吃,這次也該輪到我咬麵包當晚餐了。(2008/9/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