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9日 星期三

忌水日

今早沒有靠鬧鐘自己也懂得爬起床,想是已習慣了早睡早起的旅行生活了,為何沒有用鬧鐘呢?事緣是同房有一個澳洲女孩早上要趕飛機去歐洲,但是她的鬧鐘剛好壞了,便借了我的鬧鐘用,因為她是在網上買了廉價航空Easy Jet的機票,但是起飛的機場可不是有地鐵線連接的國際機場,而是不知在市郊那裡的小機場,所以要提早趕過去,笑說道:“Easy Jet, but not easy to get to the jet…”

早上的Sultanahmet, 聖蘇菲亞大教堂旁的老城區, 多是建自十九世紀的老房子

9AM吃過早餐後我先去蘇菲亞大教堂旁邊的Basilica Cistern地下水窖遊玩,這座水窖是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建城時興建的市政設施之一,一直沿用到近代有了自來水系統後才停用轉為博物館,水窖內由上百根巨石柱支撐著天花,在射燈照明下昏黃色的柱陣倒影在平滑如鏡的地下湖面上,宛如是一座懸浮在陰界冥湖上的地下宮殿,隱隱地透著一股古老而陰森的氣氛,如非親身走到地下水窖裡,又樣會想像到在車水馬龍的繁華鬧市底下,竟藏有一個千多年歷史不見天日的古老水窖呢?

地下宮殿Basilica Cistern, 為羅馬時期的地下儲水窖

跟著我在中午前來到伊朗領使館拿回護照,發現只給了我16天的旅遊簽証,伊朗簽証一般最長會是一個月,只是我遞交給伊朗外交部的行程就只有16天,他們便按照我的行程長短發簽証,早知便把行程寫長一點好了。

始建於16世紀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

跟著我往西走到舊城中心的Grand Bazaar大巴扎,再沿著大巴扎後面伊斯坦布爾大學外的古城牆往山上走,來到位於山上的Suleymaniye Camii蘇萊曼清真寺,顧名思議這座清真寺是由16世紀奧圖曼皇帝蘇萊曼(Suleiman the Magnificent)下旨興建,和羅馬城一樣,君士坦丁堡城也是環繞著7座山丘而建的,而城市的建設者為了防衛需要,都會在城內的制高點上放置一些公共建築物作為據點,而蘇萊曼清真寺就是建在伊斯坦布爾7座山中的第3座山上。

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內的大圓頂
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的內庭

而為了不讓由被奧圖曼大軍所消減的拜占庭帝國所遺留下來,那座無與倫比的蘇菲亞大教堂,在強大的伊斯蘭帝國的新首都中專美,蘇萊曼清真寺便被建築成為奧圖曼帝國的最宏偉的清真寺以作抗衡,我想當時奧圖曼人要把蘇萊曼清真寺建在俯瞰伊斯坦布爾全城和金角灣的山丘上,大概是要讓帝國第一的清真寺建在比蘇菲亞大教堂更高更顯眼之處,好讓全城的臣民都能仰視山上由國王所興建的清真寺,而不會獨獨地被那具有千年神聖光輝的蘇菲亞大教堂所引吸,而帝國繼任人把藍色清真寺建在以前拜占庭皇宮遺址上也是同一道理吧?

蘇里曼清真寺Suleymaniye Camii旁如花園般的古老墓園
Aqueduct of Valens, 市中心仍保留著羅馬時期的引水道

蘇萊曼清真寺外邊是平靜的住宅社區,我在這裡一家Kebap小店買了一個烤雞肉包當午餐(YTL1),店裡的哥哥仔伙計還額外加送了杯凍檸水,這時正是附近學校的午餐時間,不少來快餐店午饍的學生哥都十分好奇地看著我這個坐在店內吃包的外國人,想是這區很少有外國遊客出沒吧?吃過飯後再去附近的古羅馬引水道Aqueduct of Valens和皇子清真寺Sehzadebasi Camii遊玩,發現就算是一座小巧古老的清真寺也是十分優雅和精緻,跟藍色清真寺和蘇萊曼清真寺等偉大建築相比也豪不遜色,真是令人讚嘆不已。

Sehzadebasi Camii 清真寺內, 就在引水道附近, 一座小小的古老清真寺也叫人讚嘆不已
Sehzadebasi Camii 清真寺內, 圍牆的門戶修飾也是十分精緻

跟著我穿過伊斯坦布爾大學區重回Grand Bazaar大巴扎,中東國家的市場都是一列列縱橫交錯的長廊,長廊兩旁開滿了各式店舖,長廊的上蓋都有一道開了無數透光氣窗的圓拱頂,而作為奧圖曼帝都的中央大巴扎,其規模應是我在中東旅行中所見過最大的,只是這個大商場經過現代化的改裝後,加入了大量的電燈照明和LCD平面大電視作廣告版,商店裡買的東西大多是些迷騙西方遊客的紀念品玩意,這個有4百年歷史的大市集已變身為一個無甚特色的旅遊紀念品商場,反而覺得是在敍利亞Aleppo的古城市集更能保留昔日原始的氣氛,好玩有趣得多了。

大巴扎Grand Bazaar
大巴扎Grand Bazaar內多是售賣旅遊記念品的商店

離開大巴扎後我特意去找在附近的Cemberlitas巨石柱,石柱是為了紀念君士坦丁堡成為羅馬帝國的新首都時,由君士坦丁大帝命令在市中心所豎位的,從公元330年君士坦丁堡建城一直屹立至今,即是差不多有1700年的歷史,我想現今世上已沒有多少建築會有咁耐歷史而仍能保持完好的,即是蘇菲亞大教堂也不過是1500多年,咁厲害就一定要親眼看看,點知來到石柱下才見到石柱完全地被棚架所包裹著,原來正在進行為期幾年的復修工程,唯有緣慳一面了。

回程路上途經Hippodrome,藍色清真寺及古埃及的石柱Obelisk of Theodosius

一直在市內遊蕩至黃昏,回到旅店已是下午6時多,由早上9時一直步行了一整天實是累透了,不過還得要拿儲了多天的衣物到附近民居的洗衣店後才可去吃飯,順便在旁邊一家小餐廳吃過晚飯,然後回到電車路的網吧把數碼相機記憶咭的照片抄到CD上,發現在網吧抄CD可比在所謂專業的沖曬店平上一半,抄好CD後我便把記憶咭內所有的以色列照片都刪除,以免月底在伊朗旅行時會引起甚麼不必要的麻煩。

土耳其一頓普通的Kebab飯餐
傍晚時份的Aya Sofya蘇菲亞博物館

搞到晚上9時才回到旅店,放好東西後才想起還要去洗衣店拿回衣物,還好是及時在洗衣店關門前趕到,當我拿著大包剛洗好的衣物走回旅店時,我見路旁有個大約6~7歲的細路彈吓彈吓咁好興奮地看著我,一見我走近便跑到前面街角後邊,我不虞有詐繼續往前行,來到街角轉彎時突然給人潑了一身水,一看原來是剛才那個細路在打埋伏,細路和他10歲左右的哥哥就躲在旁邊一家理髮店內看著我哈哈笑,原來兩兄弟是早有預謀的,大概是大哥教細佬躲在街角後的理髮店門口向我潑水,事後便扮作是意外吧!這時有兩個街坊青年經過,路見不平過來責罵了那兩兄弟兩句,只是那對細路被罵後還是一面得戚嘻皮笑臉地看著我,那個細佬還十分高興地向我伸伸脷和在店內彈來彈去,一派你吹我唔漲的樣子,大概是認為我對他們兩兄弟的小孩子惡作劇是豪無辦法吧?

我看那對兄弟應是留在理髮店暫時看店的,雖然現在店內並沒有大人,不過既然還未關門,我想老闆應該是稍作外出,等一會應會回來,我便一於站在門口裝起黑口黑面的樣子怒啤(瞪著眼盯著)那對一面得戚的細路,過了一會那個哥哥終於明白我的不軌意圖,就是向他老爸投訴,再等他老爸出手教訓他們,便想用打手勢道歉來把我送走以圖胡混過去,不過這刻知衰已是太遲,這時那個細佬也感覺到事態嚴重,由剛才還十分得意地彈吓彈吓,轉為十分焦慮地在店裡轉來轉去,等待著審判日的來臨。

果然不到十分鐘,店主大叔和爺爺一同回來,十分詑異為何店外有個被潑了一身水的東方人面黑黑地守在門口,我便指著身上給弄濕了的地方和剛洗好的一大包衣服控訴,當他們了解發生了甚麼事後,大叔馬上發火追著哥哥教訓,那位做哥哥的竟然還想扺賴指著說都是細佬做的好事,大叔聽完這些推卸負責的說話後更是火上加油地多打了幾下,細佬就嚇得哭了躲在爺爺後邊,但是馬上被他老爸從店裡扔了出去。

經過一輪教訓後,店主大叔和爺爺對我用土耳其文猛說對不起,我便指著掛在牆上的風筒,叫那個始作俑者的哥哥給我把弄濕了的襯衫吹乾,這時外邊又來了個會說英文的青年為店主充當翻譯,我便把事情始未再說明一次,說本來感到土耳其人都是很友善的,可是這好印像都給這小子搞壞了,小朋友不應這樣對待客人的,就算是惡作劇也應有個限度云云,跟著老爺爺十分抱歉地向我再三道歉,店主大叔還說可以為我剪頭髮當作補償,只是我的頭髮早已剪得很短,沒髮可剪,說著說著那小子已把我的襯衫用風筒吹乾,我想這個小子也受夠了教訓,便跟店主大叔握握手說句再見後回家去也。

回到旅店又爬上頂樓的小餐廳,我已習慣了在每晚睡前坐在枱邊寫寫旅遊日誌,剛好遇到旅店的後生仔老闆,便跟他說了剛才的潑水事件,跟著他開玩笑說今天我不用沖涼了,因為剛才在街上已獲免費招待了一次“free shower”,跟著旅店老闆的一名大叔朋友拿了杯熱茶給我飲,但是我顧著和老闆吹水而沒有接穩茶杯,於是打翻了的熱茶把枱上的紀事本和我的長褲都弄濕了,今晚不知為何水災接踵而來,由頭濕到腳都濕了一遍,大概今天是我的忌水日吧!以後出門前記住要睇吓通勝。(2008/10/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