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7日 星期日

波斯波里斯Persepolis

早上8時來到旅行社報到,今天去波斯波里斯Persepolis的就只有我和一對荷蘭夫婦,同行的還有一位導遊姐姐,正當我們要坐上一輛頗新的日本老爺房車出發時,又來了一個西班牙大叔說要Join團,原來他昨天來查問時,旅行社的小姐跟他說不用預先報名,只須在出發的早上來到便可以參加當天的旅行團,可是這時車子已經沒有空位,看來西班牙大叔是給人家老點了,幸好我昨晚趕在旅行社收工前報了名,要不然這刻便是我冇得去。

坐車來到波斯波里斯門外空蕩蕩的巨形停車場,這時司機收到旅行社的電話,說那位西班牙大叔自己一人包了台小車正趕過來,要我們的導遊等埋他才開始行程,於是司機便從車尾箱拿出茶具茶杯給我們泡茶喝,大約等了半個小時西班牙大叔才到來,聽說西班牙大叔是花了US$20大元包車的,真是不惜工本了。


萬國之門Gate of All Nations

我們跟著導遊小姐來到波斯波里斯古城下的台階,波斯波里斯就是建在一座大山石的平台之上,我們攀上石級後穿過萬國之門Xerxes’ Gateway,導遊小姐先帶我們到旁邊的大殿遺跡,只見大殿除了基座的石台外就只剩下幾根參天石柱,在蔚藍的天空下禿然孤立著,2300年前亞歷山大大帝東征波斯,佔領了波斯波里斯便後把古城付之一炬,宏偉的宮殿就只此化為一片廢墟,成為後世遊人前來遊玩憑弔的旅遊景點。

大理石柱, Apadana Palace

導遊小姐帶著我們一行5人在古蹟裡遊覽,沿途詳細解說,這才知波斯波里斯原來是古波斯王朝的宗教聖地,而非真正的首都,怪不得會有人把國都建在一片荒蕪的沙漠中間了,波斯國王會在新年時來到波斯波里斯舉行迎接新年的儀式,這時帝國下的28個屬國都會派出陣容盛大的使團,帶著珍貴的寶藏貢品前來向國王朝拜祝賀。導遊小姐又解說主禮大殿殘牆石階上的浮雕,原來那幅獅子撲牛的浮雕,牛是代表去年,獅子是代表新年,意即新年吃了去年。

僅存的台階和浮雕, Xerxes's Palace
Imortal禁衛軍團百夫長的浮雕, Xerxes's Palace

另外又我見浮雕中刻當年朝供隊伍帶了很多駱駝來,我便問導遊小姐說既然波斯帝國已經這麼有錢,還要這些駱駝來幹甚麼呢?導遊小姐說28個屬國都會各自送來200匹駱駝,都是要用來吃的,我便問28 x 200~成5千幾匹駱駝咁多不是有排食嗎?這時導遊小姐便說莫要忘記波斯波里斯古城裡還有個專供國王與他的Immortal御林軍百夫長共慶新年的百柱殿,Immortal御林軍共有一百個百夫長,100 x 100,即是過新年時至少有一萬大軍駐紮在波斯波里斯,加上國王的大臣隨從和各國來朝的使臣,那麼這5千多匹駱駝就有過萬張口等著吃,所以便唔怕食唔晒。

萬國之門, Gate of All Nations

各國來朝可說是伊朗古代歷史上的輝煌盛事,只是前有古人,但後無來者,自波斯被阿拉伯人征服並改宗為回教國家後便再沒有如此威風過,時光流轉,直至後來到了20世紀70年代時,伊朗的未代國王為了向全世界彰顯波斯文明古國的風範,及提升他在國內已是十分低落的民望,特意借用波斯波里斯二千五百周年紀念日,耗費巨資在波斯波里斯古蹟上大事舖張地宴請各國的領袖名流,以是效法古人萬國來朝以事慶祝芸芸,只是這個窮奢極侈的國際盛事卻被國民視為向西方強國獻媚的小動作,結果反而大失民心,並間接加速了伊斯蘭原教旨革命的步伐,畫虎不成反類犬,實是當初始料不及的。

波斯皇帝大流士,薛西斯等四位皇帝在波斯波里斯附近的崖壁上開鑿出來的墓穴, 後來的帕提亞帝國皇帝也在崖壁下方刻鑿上他們自己的豐高偉績
羅馬皇帝向帕提亞皇帝屈膝稱臣浮雕
拜火教神廟Kaba Zartosht, 相信是供帕提亞皇死後升天化骨用的寧靜之塔

遊覽過波斯波里斯古城,我們又坐車到附近的波斯皇帝墓,大流士,薛西斯等四位波斯皇帝的墳墓都是在山崖壁的岩石上雕刻出來的,在其中一個墓壁旁邊又刻上了一幅始於羅馬帝國時期浮雕,是一名倒楣的羅馬皇帝和波斯皇帝打仗打輸被俘後,垂頭屈膝跪在地上向騎在馬背上的帕提亞波斯皇帝請降,羞辱的一刻更被獲勝一方刻在墓碑旁以作宣傳,流轉後世,真是成王敗寇;而這幅浮雕我也曾在羅馬帝國興亡史一書中的插圖看過,只是沒想過能在伊朗看到原裝正版。

Mausoleum of Hafez

坐車回到設拉子市區才是中午稍後,那對荷蘭夫婦說要在市區的Mausoleum of Hafez紀念公園下車,Hafez是一位生於中世紀的伊朗詩人,至今仍然受到伊朗人們的尊崇愛戴,他死後葬在家鄉設拉子,後人便把他大理石墳墓的周圍逐漸改變為一個漂亮的小花園,我聽說公園裡有一間很出名的茶座可以享受一會下午茶,於是也跟著他們一塊下車到公園裡,只是來到才發現那間茶座已經消失了,不知是結業還是甚麼原因呢?既然冇下午茶喝,荷蘭夫婦便和一班在公園裡遇上的西方遊客走路回市中心,我就到公園外坐巴士回去,可是卻搭錯方向,竟然一路坐到市郊去!

事緣我本是要坐巴士回到市中心的Sadi街下車,可是上車時問巴士司機是否去Sadi時,司機也是回答是開往Sadi,不過卻是到市郊的Sadi紀念公園,當我搞清楚搭錯車時已經不知身在設拉子的何處了,反正下午有空,便順其自然地去Sadi公園看看,才再坐反方向的巴士回去吧!Sadi同樣也是生於中世紀設拉子的伊朗詩人,比Hafez早出生一個多世紀,正值蒙古大軍入侵中東,乎要把伊斯蘭文明消滅於世的黑暗時代,雖然兩位偉大詩人的生活的時代不同,但同樣能名垂千古,他們的詩歌至今仍為伊朗人們所傳頌。Sadi的大理石墳墓前面也是在一片花團錦簇的花園,墳墓後面還種了一小片樹木,正好供遊人在樹蔭下躲避午後似火般的驕陽。


拱門,Mausoleum of Shah-e Cheragh
餘輝,Mausoleum of Shan-E Cheragh
倒影,Mausoleum of Shah-e Cheragh


玩到下午3時多才回到旅店,小睡片刻後又溜到街上,信步穿過舊城大巴扎的橫街小巷,往南邊的伊斯蘭教什葉派聖地Mausoleum of Shan-E Cheragh走去,剛好趕在黃昏前來到,只見夕陽餘輝正照耀著聖殿的拱門,閃耀生輝。聖殿的內庭有一個八角形的水池,正好給我在池邊拍攝聖殿金頂的日落倒影,黃昏時份前來聖殿裡朝拜的信眾絡繹不絕,除了外地來的朝聖者外,還有不少本地的民眾在下班放學後,趁著晚飯前來到聖殿裡乘涼聊天,真是越夜越熱鬧。期間我在內庭裡四處閒逛,在圍牆一角發現一道小拱門,穿過拱門便發現一座被信眾們冷落了清真寺靜寂地躲在圍牆後面,只見一班小孩在清真寺的內庭裡你追我逐玩捉迷藏,為冷清清的清真寺帶來了一絲活潑的氣息。(2009/5/2)

捉迷藏, Mausoleum of Shan-E Cheragh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