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

設拉子Shiraz

今晨5時天濛光便爬起床,皆因昨天經旅店買了今早6時半開往Shiraz設拉子的巴士票,落到前台check out時,看夜的老頭睡眼惺忪的在櫃台裡翻來翻去都找不到我的護照,最後花了好一會還是在櫃台的抽屜裡找回護照,真是差點給他嚇死。離開旅館走到對面馬路,揮手截停了一輛Share的士,5:45AM便來到長途巴士總站,可是入到車站裡轉來轉去卻找不到去設拉子的巴士停在那個站台,幸好在臨近6點時有一個在車站工作的大叔帶我去找巴士,原來巴士不是停在候車室外邊的登車泊位,而是停在車站大樓後邊的停車場上,怪不得剛才找不著邊了。

雖然巴士說是在早上6時發車,可是和一般發展中國家的巴士服務一樣,巴士還是等至6:30客滿才開車,枉我剛才還擔心在趕不到巴士。因為太早起床還未睡醒,故一上車便倒頭大睡,全程車都是在半暈迷狀態下度過,下午2時左右巴士便來到設拉子,下車後我隨著其他乘客走到車站外邊的,原來各人都到的士站坐的士離去,不過我見那伙的士司機雙眼發光的盯到我這個遊客,我還是再走到前面大馬路路口截的士好了。

我截停了一輛路過的的士,的士先把原本已在車上的一位客人送到市內下車,然後再送我到市中心的Shohada廣場,付車錢時那個的士佬收了我一張IR10K的鈔票後竟然不想找錢,於是我便在車上賴死說是窮學生,最後才找回IR3K給我,最後還是被屈了一點兒錢。我在廣場旁邊找到了一家舊旅館,設拉子的旅館都沒有多人大房,我租了所謂最便宜的“單人房”裡竟然有兩張床,所以房租和雙人房所差無幾,房間裡又沒有洗水間,就只在牆上有一個水龍頭和洗手盆,天花還有個開動時吱吱聲吵死人的破吊扇,加上那個爛玻璃的破窗又通風又傳聲,這可是我在伊朗裡住得最物非所值的旅館了。

下午走到大街上找一家叫Pars Tour的旅行社,LP裡介紹說這家旅行社有辦到波斯波里斯古城的一天遊,算是比較可靠的旅行社吧?可是我下午3時左右來到時只見旅行社沒有開門,原來設拉子的午飯時段比伊斯法罕漫長得多,可能是伊朗南部更接近波斯灣,沙漠氣候的白天會比較熱的緣故吧?幸好大街兩傍都種滿了大樹,行人可以在連綿的樹蔭行走躲避午間烈日的煎熬,我在大街上逛了一會,可是卻找不到其他的旅行社,反而找到了幾家賣烤肉烤雞的小餐廳,今天的午餐總算不用咬熱狗包了。

一路走回到Shohada廣場,廣場旁邊便是古老的城堡Arg-e Karim Khani,城堡四角都有一座巨形的圓形堡壘,外牆用磚頭砌了一些幾何圖案來裝飾,我在找城堡入口時意外發現廣場中間有一家小小的遊客中心,裡面竟然有一位年輕的伊朗小姐在值班,她又漂亮又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真是今天的一大發現。她送了一份設拉子的旅遊地圖給我,又教我如何自己坐車去市郊的波斯波里斯古城,只是在查問的過程期間,我光是站在遊客中心的小亭子裡便給午後的高溫烤得汗流浹背,滿頭大汗,但是那位被著頭巾,全身上下只露出雙手和臉龐的小姐還是淡淡定的向我耐心解說,一滴汗也沒有流過,真是厲害,我最後禁不住問她一包:難道你一點也不覺得熱的嗎?


Arg-e Karim Khani 城堡一角

跟著便走去城堡裡遊覽,城堡原是18世紀短命的Zand王朝的皇宮,入到城堡裡邊便見一個長方形的水池把城堡內分割成左右兩邊,水池兩旁就種滿了樹木,水池和樹木的簡單配搭便把城堡裡變身成沙漠中間清涼的綠洲。其實這座城堡舊皇宮氣派和規摸可比先前伊斯法罕所見的皇宮可差得遠,不過城堡東邊的城牆裡邊竟然別有洞天的藏有一個用彩色小塊玻璃裝飾天花的浴室,天然光線透過天花五顏六色的小玻璃把浴室照亮,想來當年的波斯國王在浴室裡與一眾美女妃嬪共浴戲水時,天窗裡映照出的七彩光華可使美女們顯得格外的嬌艷動人,必是香艷非凡樂而忘返,怪不得Zand王朝的國祚就只有短短的半個世紀了。

Arg-e Karim Khani 城堡內

離開了皇宮城堡,跟著便到廣場另一邊的舊市集和裡邊的Regent's Mosque攝政王清真寺遊玩,因為當年Zand王朝的大汗並沒有稱帝,而只以攝政王自居,故當年大汗下皆修築的清真寺便被命名為攝政王清真寺了,這時清真寺內正在進行翻新復修工程,工人正在內庭裡切割石塊重舖地面而弄得沙塵滾滾,幸而工程並未影響到大殿內部,大殿內的支撐石柱都以扭紋狀雕刻裝飾,整齊排列成一片扭紋石柱陣,十分有趣。

Regent's Mosque, 大殿內的柱陣
Regent's Mosque, 大殿內的柱陣

在清真寺內遊玩時又遇上前幾天在伊斯法罕旅店同房的一個南韓大哥,他早兩天便來到設拉子,今晚便要坐夜車回到德黑蘭,行色匆匆的,我問起他去過波斯波里斯沒有?原來他在昨天才去過,他說來回的公共交通都十分方便,下午回程時在波斯波里斯門外的停車場還有大把的士在等客回設拉子,不過請勿忘記昨天是周五假日,全伊朗的人都會跑到公園和郊外遊玩,當然容易坐車啦!不過明天已是周日工作天,那就另作別論了。

黃昏時份, Regent's Mosque, 拱門的倒影

黃昏後離開清真寺到旁邊的大巴扎閒逛,正當我在市場裡東張西望,興致勃勃地研究商店裡擺買的香料、乾果、地毯等地道商品時,又遇到剛才那個韓國哥仔,他一邊走一邊拿著巨形大炮專業照相機對準商舖裡的貨品拍照,拍了一張又一張的不亦樂乎,可是只顧拍照卻連商店裡的人望都不望,招呼也不打,拍完照轉身便走,果然是十分專注,連我在他後面跟了一回也不知道,反而市集裡的商戶對於這些拍友的古怪行徑早已見怪不怪。

大巴扎 Bazar-e Vakil

晚上還是去Pars Tour旅行社報名參加了明早去波斯波里斯的旅行團,團費US$8元只包來回交通,門票和英語導遊。晚上回到旅店沖涼睡覺,才發現公共浴室的電燈泡壞了,便跑到樓下的接待處找員工更換,那知那班懶鬼職員只是從櫃台裡摸出一個電燈泡叫我自已更換,真是服務一流。晚上才剛睡著便覺得周身痕癢,原來都是給蚊子咬的,街外的蚊子就是從破窗的玻璃缺口源源不絶的飛進房裡,於是我整晚不停的捉蚊,搞到成晚冇覺好瞓。(2009/4/1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