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

微不足道

早上7時起床到飯堂吃過早餐和結帳後,便拿著大背囊到店外的中巴公路邊等車到Sost去,等了約半個小時只有兩台本村的小車路過,然後才有一輛警察的農夫車經過,我截停車子說要去Sost,坐在駕駛室裡的警官揚揚手叫我到後邊的豬籠貨斗上車,貨斗上除了幾個手持AK47的警察外還有兩對老外夫婦,其中一對竟是昨日黃昏一起在Glacier Breeza吃杏仁蛋糕的新西蘭大哥和他的太太,另一對則是法國人,都是打算今天到Sost再轉巴士到中國新疆的塔什庫爾干去。

車子走了約1個小時便來到Sost,這裡是一個平平無奇只有一條街的公路小鎮,街上兩旁都是些旅店餐館,兌換店和汽修店等,但因為往邊境的中巴公路中斷多天,故除了些滯留在此地的貨車外,本應是車水馬龍的邊境小鎮上變靜悄悄的沒有一點生氣,像是在放大假般十分清閒。

我們一行人來到NATCO巴士站問有沒有到中國的巴士,可是巴士公司的職員說今早的巴士已經開出了,要我們等明天的巴士,即是說我們眾人要流落在這個豪無特色的小鎮渡過悶出鳥來的一整天。不過那對新西蘭夫婦卻堅持寧願花多點錢都要今天離去,結果巴士公司打了個電話一問,原來今早的巴士還在鎮上的海關等待清關放行,便說今早的巴士已沒有座位了,不過卻可以另外安排一輛越野車隨著巴士送我們到邊境,然後自行翻過塌方區到對面換乘到中國的大巴,不過就要多付點包車費。果然是財可通神,而且5個人分擔包車費已是最化算了,我們都寧願花多點錢也不願待在這個無聊小鎮浪費一天光陰,加上若果今天不把握機會結伴離去,誰可保證明天一定會有另一班巴士呢?

我們買好車票後到旁邊的雜貨店把餘下的巴基斯坦盧布都換成人民幣,想不到滙價還算不錯,回到巴士站時那個職員便不斷催促我們到站裡的海關檢查行季,要辦好清關手續才能坐車到口岸辦出境手續,想是時近中午那班海關官爺趕著要去午飯和拜神吧?我知道等陣還要中途下車徒步翻山越嶺,故在海關檢查行李後順便從背囊裡把皮鞋找出來,將腳下的涼鞋換掉,結果我是最後一個人出海關,只見那輛豐田62越野車上的前後兩排座位已坐滿了人,原來除了司機和那兩對夫婦外還多上了一個坐便車的老巴工程師,我便只好坐在堆滿背囊的車尾行李倉裡。


海關裡等待出境到中國的中巴和越野車, 蘇斯克Sost

車子來到口岸辦理出境手續,可時這邊的海關還未開工,除了我們的小車外還有一輛中巴車在等,一直等了大半個小時到11:30AM才見關員施施然地回來辦公,虧剛才巴士站那邊還催得這麼急。在出入境大堂排隊等辦手續時遇到另外兩個老外青年,一個是長得牛高馬大白白淨淨的英日混血兒Ben,外表看起來和亞洲人沒有兩樣,一點都看不出有歐洲人的血統,另一個則是來自南非的蘇格蘭裔青年James,兩人都是在英國讀大學的同學,趁放暑假跑到亞洲流浪,他們說昨天中午在Glacier Breeza下的中巴公路等便車時便見過我了,我這才想起昨天果然見過他們兩人在路邊截車,只是那位Ben哥身穿著巴基斯坦闊袍大袖的衫褲,昨天等車時還用白布包頭遮擋陽光,故才認不出來。

花喱花Look的老巴大貨車, 蘇斯克海關, Sost

離開Sost約1個小時便來到一個收費站,各人都要下車付入場費,搞了一會才知近邊境紅其拉甫山口的一段公路會經過一個所謂的國家公園,所有外國遊客都要付USD4元的入場費,擺明是屈買路錢的技倆。當車上一眾老外萬個不願意地掏腰包付過路錢時,我才發現不用買這個屈錢門票,原來老巴為了促進中巴兩國的邊境貿易,特別恩準中國人“免費入場”,作為中國人首次在外國遇上這個優待禮偶,真是難得,不知中巴上一眾來做小生意的中國同胞,是否深感中國人已經站起來了,揚威異域吐氣揚眉呢?

蘇斯克Sost至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路上

之後車子來到公路塌方斷路的現場,只見前頭沙塵滾滾,有一台挖土機正在挖走堆成小山一樣高的阻路山石,只怕這讓慢慢挖還要花上好幾天才能把公路重新打通。中巴和小車上各人都拿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徒步翻山前進,這裡竟然有一班老鄉收錢幫人搬行李,真不知這伙老鄉是從四周光禿禿的荒山那裡跑出來的?我們一班背囊友駕輕就熟地背上大背囊跟著眾人爬上山坡去,便見山谷下邊因為塌方而產生了一個堰塞湖,公路就沒入水中,聽剛才坐便車的老巴工程師說這個位置每隔10年都會塌一次山,十年一遇,又會這麼巧給我們碰上呢?

遇上塌方,公路中斷, 往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路上
爬山翻過給洪水浸沒的塌方路段, 往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路上

來到塌方的另一邊公路,只見剛來了一輛NATCO的豪華VIP Express大巴,我們在路邊等了大半個小時讓剛從中國來到的老巴乘客把行李貨物卸下,等到下午2時才開車出發,今次我終於能夠坐上真正的VIP Express了。

大巴沿著曲折蜿蜒的公路緩緩爬上帕米爾高原,穿過邊界抵達紅其拉甫山口的中國邊防檢查站,全部乘客都要拿著行李下車,排隊進入檢查站給邊防武警檢查行李才能入境,那班老巴乘客駕輕就熟一馬當先的排在前面,我們這些遊客就慢吞吞的排在隊尾,反正要等全部人檢查過後才能回到巴士上離開,所以就算幾心急都沒用。因為紅其拉甫山口位處海拔近5千米的高原上,比只有2千多米海拔高的Passu要清涼得多,幸好我們這些背囊友都早有準備穿上禦寒的風褸大衣,所以不怕在高原上的陣陣寒風下享受好一會兒的日光浴。


往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路上
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上的巴基斯坦檢查站
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 喀拉崑崙山脈的雪嶺

在檢查站外站崗的是一個剛從山東農村來的小兵,我拿出相機想拍一下檢查站旁邊迎風飄揚的五星國旗,可是那位小兵卻十分認真地阻止,說那邊是“軍事管制區”不得拍攝,之後我和兵哥聊了一會以練習一下生疏多時的普通話,我問他邊防的生活過得如何?他說山口兵站上生活既寒苦又無聊,只有輪調回塔什庫爾干城裡才好過點,我問他想不想家,他說當然想啦,我又問他回到城裡便不是可以上網和家裡的親朋用QQ聯絡,他便說軍紀是不准計泡網吧的,頂多是請一會兒假出軍營到鎮上打電話回家和到超市買些零食和日用品而已,看來守衛邊疆的生活真是悶死人了。我臨進去檢查站前從口袋裡掏出一條在拉合爾買的Mars朱古力條說送給他吃,這位兵哥耍手擰頭的打死也不肯收下,我說這是香港同胞對邊防駐軍的一點小慰問,他卻說軍紀是不容許士兵隨便拿群眾的東西,就算是一條朱古力條也不成,嚴格遵守三大紀律八頂注意,真是老實得很。

我們乘坐的Natco過境大巴, 到達中國邊防檢查站後下車檢查, 終於回到中國了, 紅其拉甫山口Khunjerab Pass

中國新疆是用北京時間的,故比巴基斯坦快上3個小時,巴士來到塔什庫爾干的海關口岸已是北京時間晚上10:30PM了,在海關裡所有的行李又要再打開檢查一次,跟著又要填入境檢疫申報表,又要等一輪。輪到我辦入境手續時那位海關官爺竟然沒有見過回鄉咭,還要問我拿護照看,搞到我要向他解釋香港已是中國的一部份了,一國兩制下香港人回中國大陸只能使用回鄉咭,你千萬不要在我的特區護照上蓋入境章啊!費了一番唇舌才搞掂入境手續,出關時又有一班八卦的公安說要檢查証件,原來他們都未見過回鄉咭和特區護照,真是無聊。

過關後那班老巴和中國同胞乘客都不知跑上那裡去了,在口岸的停車場上只剩下那班老外乘客,原來英國仔James說把板球拍遺留在巴士上,可是巴士卻不見了,那位新西蘭大哥又被海關把背囊裡的東西全都翻出來檢查故還未出來,又以為等一會兒巴士便會出來送他們到鎮上的旅店,於是大家都在等運到。因為我是現場唯一會說英語的中國人,我便暫時充當一下領隊,先為James向海關的人問明巴士只是去了加油,等陣回來便可以拿回球拍,又搞清楚原來巴士只送乘客到口岸就收工了,入城一節只好貴客自理,剛好又找到交通旅館有一台面包車在口岸停車場拉客,但是又不夠座位一次送全部人入城,便安排大家分兩批坐車入城去。

因為這是我第3次來到塔什庫爾干了,算是識途老馬,來到旅店又替大家翻譯辦好入住手續和換錢,又問了明早到喀什的巴士班次,還教大家在那裡有餐廳吃晚飯,那兩對夫婦住到樓上的客房,就只有我和那兩個英國仔為了省錢住到地下的大房裡。

搞到晚上11時多我才帶那兩個英國仔到街上的回民餐館吃新疆青椒羊肉拌麵作晚餐,想來這可是自中東旅行3個月以來第一次吃拉麵,那兩個英國仔說本來只打算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旅行,某天在伊斯蘭堡時突然感到好想食麵和吃中菜,於是便跑到中國大使館辦簽証,幾經辛苦跑中巴公路來到新疆,今晚不單止有熱辣辣的新鮮拉麵吃,而且還有啤酒飲,可知在中東、巴基斯坦和印度很多地方都是禁酒的,雖然我平時不太飲酒,但還是湊高興的飲番支啤酒,大開酒戒,一班人一齊大快朵頤十分過癮,都說在這一刻感到之前在路途上所經歷的一切艱辛,突然間都變得微不足道了。(2009/8/3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