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6日 星期六

板球比賽

今早睡至10時多才起床,Ben一早便出門到醫院裡“學習”,James因為昨晚跟著賓館裡一個做自由身記者的瑞典青年去Disco夜浦,玩到凌晨3時才回來,所以還在睡覺,那個瑞典青年專門採訪關於維族的人權消息,故時常都有些中國便衣公安跟蹤著,所以他說這是全天候24小時的貼身保護,可以放心夜浦。早上我走到市中心的新華書店買了本數獨遊戲書,過去3個月的旅程上我都是玩數獨來打發等車的無聊時間,之前從香港帶出來的數獨都已玩完,正好趁機補倉。之後又買了張IC電話卡打電話回家報告行蹤,又打給占文兄問他是不是會去西藏旅行,可是占文兄說剛找到新工作,不能出門遠行了,相約到拉薩遊玩的計畫就只好作罷。

人民廣場前的遊樂場
人民廣場的毛主席像和紅旗
又有新酒店開張
馬上出發! Racing the Planet, 一個給老外大款自我挑戰的豪華四驅車沙漠越野遊戲
科學發展跟胡總提倡的"和諧"有啥關係... 點解又關老美的穿梭機事? 唔係應該用神舟火箭的嗎?

下午泡完網吧回到賓館剛好遇上英國兄弟從外面遊玩回來,Ben早上到醫院參觀過後,醫院替他們兩人在下午安排了一個喀什觀光遊,由專人導遊専車接送,十足的VIP規格招待。James原來在大學裡修讀東方學,不知是否因為好友Ben是半個日本人的緣故而對日本文化產生了濃厚興趣,所以主修日本文化,副修中國歷史,因為在這次旅行後在8月便會到日本的大學當1年的交換生,所以對這次從西至東穿越中國大陸的旅行充滿期待。我跟他說旅行時會同時看到當地好和壞的兩個對面,就如他們對在印度旅行得出的結語一樣:又愛又恨,不要忘記保持客觀。跟著他們兩人在賓館的天井遇到一個騎單車旅行的日本青年,3人竟然全用日語對話聊天,原來James精通日語,真是厲害。

之前不是提過Ben哥一路不兼麻煩帶著一塊板球拍旅行的,原來這兩兄弟都是板球發燒友,下午拉著我到賓館停車場上和他們玩板球,一個做投手,一個打球,一個在後邊接球,輪流玩了一會,到差不多黃昏我便帶他們到大清真寺對面的維族市集吃晚飯,他們兩位大哥連出街食飯的時間也不肯放棄玩樂,雖然把球拍留在賓館房間裡,但兩人一路球來球往的把那個板球拋來拋去玩過不亦樂乎,十足精力過剩的小學生般沒有一刻能安靜下來,街上的路人未見過板球這玩意,故都投以奇異的眼光,不過那兩兄弟對人家的注目禮都習以為常,一派自得其樂地玩其拋波遊戲。

我們在大清真寺對面的一家維族老店吃晚飯,叫了滿台餸菜,有烤羊肉,紅烤牛肉,炒麵,涼皮,吃到差點撐破肚皮,英國兄弟一邊說在巴基斯坦冇啖好食搞到個胃都縮細了,但一邊風捲殘雲般把那碟巨形炒麵掃清,看來他們之前說因為想要吃麵而從巴基斯坦跑到中國旅行,一點也不假。

晚飯後回到賓館我們又到John’s Café飲啤酒吹水,才知他們兩人自6歲一同讀小學時便已認識,由細玩到大,後來更讀同一大學,怪不得兩人就像親兄弟般諗熟了,之後他們兩人出去上網和打電話回家,我就先回房間沖涼。晚上臨睡前我在廁所洗衣服,那兩兄弟沖完涼後就躺在床上看電視NBA直播,這時我聽到外邊輪流轉來這兩兄弟“哎呀!”的慘叫,不知他們又在搞甚麼鬼,洗完衣服出來只見他們兩人只穿著內褲各自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輪流把那板球拋到對面牆上反彈到隔鄰床上的對手身上,以求一矢中的擊中對手要害,原來剛才的慘叫就是被命中要害時發出的,真是超低能勁搞笑,這時我才知那個日頭用來拋來拋去的板球到了晚上還有這個另類玩法,這兩位大學生兄弟還誠邀我參與他們的睡前板球比賽,真係咪搞我了。(2009/9/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