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0日 星期三

適逢其會

早上8時起床退房,和澳洲大哥一同到車站旁的蘭州拉麵店吃扑牛肉拉麵當早餐,澳洲大哥又是不吃東西,看來攀山家真的練就了一個神仙肚。到格爾木的巴士原來是中國石油的員工巴士,貴為全中國最賺錢的國營大企業,巴士也是新形的空調豪華大巴,不過本著為人民服務的精神順道也拉拉街客,巴士先到敦煌市外的中石油宿舍社區接上到柴達木盤地油氣田上班的員工和家屬,然後才離開敦煌向南開進祁連山腳下的沙漠裡。

祈連山公路, 敦煌至青海格爾木途中, 甘肅

巴士中途經過祁連山下的一個哈薩克縣城時接上了兩個在公路邊等車的老鄉,司機大叔見那兩個老鄉拉著大包行李混身沙塵的上車,便黑口黑面官威十足的喝罵他們不許到後邊的座位坐,要他們一路站在前門直到在花海子下車為止,那兩位老鄉因怕被趕落車只得忍氣吞聲,我和澳洲大哥就坐在車頭前門的司機位旁邊,看見這位大國企的巴士司機在公路上竟有如此凌人的氣焰,派頭比當領導的還要巴閉。

中石油的員工大巴順便充當長途班車, 穿越柴達木盆地的公路上, 青海
柴達木盆地上公路道班, 青海
花海子道班, 青海

巴士翻過祁連山來到柴達木盆地一望無際光禿禿的荒野上,下午2時多來到採礦基地大柴旦鎮午飯,我們在一家回族餐館吃飯,今次澳洲大哥終於點了一碟抄麵吃,這次就輪到我埋單請他吃飯,一人一次十分均真。大柴旦和格爾木之間剛開通了一條高速公路,公路上行車疏落一路暢通無阻,巴士在下午5時便抵達格爾木市,澳洲大哥說他在5年前曾走過這條路線,不過當時只有一條爛路和一輛破中巴,現在竟然是豪華大巴跑高速公路,驚嘆中國近年的發展神速,幾年不過變化便是翻天覆地。

新公路, 哈德令至格爾木, 青海
新疆炒拉面, 大柴旦, 青海

我們在火車站外下車便馬上到售票大堂買明天離開的火車票,可是卻發現所有到拉薩和西寧的硬座和硬臥車票都已買光,只有少量到拉薩的軟臥車票,不過要568元一張,我說太貴了還是等明早再來買票好了。火車站外就只有幾個黃牛黨在兜售天價的火車票,我和澳洲大哥就走到火車站外的大廣場對面的長途車站找巴士,廣場上剛好有一輛到西寧的臥舖巴士,我問司機車票多少錢,司機起初說是180元,後來見到我身傍的老外便改口說是270元,隨口亂說,還是到長途車站的售票買票好了。

長途車站到西寧的臥舖車票不過是90元,不過澳洲大哥因為想在格爾木休息一晚,故還是買了明早白天的商務快客車票(150元)。因為澳洲大哥的老外身份必須住進涉外賓館,我們便打的到格爾木賓館去,可是甫在賓館門外下車便有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截住我們,說賓館不接待外客要我們立即離去,只見賓館的前庭裡泊滿了各款的名貴轎車和沙漠巡洋艦越野車,賓館主樓上還掛了一幅甚麼歡迎各方貴賓參加第?展格爾木鹽湖旅遊節開幕典禮的巨形横額,想是這家國營賓館裡住滿了來自各地參興盛會的達官貴人,難怪保安森然,普通人難越雷池半步,搞個甚麼的旅遊節,花費巨額公共資金只招待些官員和記者,卻把真正來旅遊的遊客拒諸賓館門外,本未倒置。

我們走出賓館經過旁邊的格爾木賓館2號樓,只見園子的大門未有黑衣保安把守,澳洲大哥便說好不好進去瞧瞧,我說有何不可呢?果然這棟較舊的2號樓還是繼續招待外國遊客,一個雙人普通房間只要40元,還有衛星電視看,十分超值。我們跟著出外上網和到市中心閒逛,賓館的大門外有一家登山用品店,澳洲大哥想了解行情便進去瞧瞧,店員見難得有老外光臨都落力推銷些天價攀山用品,一把登山專用的小刀便買三千大元,出來後澳洲大哥說買這些昂貴玩兒的大多是中國遊客,通常買來都是充時尚而不是實用的。

下午街上人車疏落一片死寂,我們來到市中心的大廣場時正好見到公安在清場,一問路人才知原來今天是旅遊節開幕,早上大多的單位和國企都放假,好組織民眾到市運動場參加開幕典禮和表演,到晚上還有煙花滙演助興,不過問來問去卻沒有人知道具體是何時開始放煙花,想看的就只好自己醒目早點到場等候。素來這些官方節目只有組織才知道細節,普通平民百姓能適逢其會共賞煙花,都應感到皇恩浩蕩萬分榮幸了。

晚飯後我們從賓館走到廣場上看煙花,雖然入夜後位處青藏高原上的格爾木遠比沙漠上的敦煌要寒冷得多,但澳洲大哥還是一如既往地只穿著一條及膝短褲,腳踏一雙涼鞋便出門,一點都不惧怕街上刮著陣陣陰冷的寒風,來到廣場上只見人山人海,等了一會便開始放起煙花來,不過在旁的本地人卻覺得這個不怕寒冷衣衫單薄的老外比夜空裡熣燦的煙花更加有趣。


因為買唔到入藏的火車票而滯留一天, 竟然遇上"盬湖城旅遊節", 晚上仲有煙花睇
煙花過後還有花燈會與民同樂, 還以為正在過元宵節

煙花會後還有大形花燈展覽,不過得先封路好讓在廣場上看煙花的軍人列隊操回軍營去。我們回到賓館,打開電視正好在放些70年代的香港功夫電影,澳洲大哥說他在悉尼讀書時曾在唐人街學過幾年蔡李佛,後來參軍在特種部隊服役,退役回國後在大學又讀中醫,但自覺沒有做個好醫生的條件,所以沒有應考終期考,因為在99年曾被派往阿富汗參與北約監視塔利班的偵察任務,在阿富汗時愛上了登山運動,故拋開書包跑去亞洲旅行爬山,結果在中國旅行途中找到了終生幸福,到日本成家立室,真是意想不到。(2009/9/20)

1 則留言:

  1. I am a fans of your blog. Keep on writing.

    Cheers
    Patrick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