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1日 星期四

一票難求

早上澳洲大哥和我打的到火車站買車票,在火車站外遇到幾個在上學途中的小學生,這幾個男孩子一早見到澳洲大哥便十分興奮地指著他大叫老外呀!真是大驚小怪。火車站還未到8:30便已有上百人在售票窗前排隊,澳洲大哥陪我等了一會便先行離開,到對面的長途車站坐車到西寧去。好不容易等到9時開始售票,排在前頭的老鄉們買票時問長問短的十分煩氣,慢吞吞的在隊裡等了約一個小時後,聽到前面的人說明天到拉薩的車票差不多都買光了,跟著一個就排在我幾個身位前的廣州女孩招搖地拿著車票說她剛買了明天最後一張去拉薩的硬臥車票,輪到我時又是剩下貴上200元的軟臥車票,為了不想再在這座無聊沉悶的城市多浪費一天,我只好忍痛花500多元買了張軟臥車票,唉!

格爾木火車站

買了車票後還要向坐在售票大堂門口的公安拿著證件憑票登記乘客身份,公安把乘客的名字寫在車票背面,即是就算從黃牛黨弄到火車票,入站時也過不了公安核對乘客身份這一關。正要離開售票大堂時在又遇到7個從廣州來旅行的阿姨,她們在車票買光後才到來買明天到拉薩的車票,正是蘇州過後冇艇搭,不過她們又馬拿出手機上打電話四出聯繫,說有朋友認識格爾木火車站的站長,可以靠關弄到明天到拉薩的臥舖車票芸芸,真是巴閉。

之後這班阿姨問我要不要跟她們一起到市外的鹽湖玩,便跟她們打的回到市中心廣場轉面包車小巴去鹽湖,可是小巴上只剩下7個座位,剛好多了我一個人出來,我只好不去鹽湖,又去泡網吧算了。


雨過天清, 格爾木市內
格爾木賓館2號樓

下午就在房間裡玩數獨和看電視,十分無聊,在床上一直磨到黃昏才走出去吃晚飯,晚上9時後公共浴室開始有熱水供應,便打算趁早人少時先到浴室沖涼,今晚便可以早點睡覺,那知來到樓下的浴室卻發現門被反鎖,聽到內裡好像有一班女人在使用,便只好等會才來。回房間時在走廊遇到幾個住隔鄰房間的老外青年和一個日本仔,他們說先前已向賓館裡的中旅社付了錢辦好入藏紙,可知今天中午中旅社的職員卻向他們取回入藏紙並說現時不能入藏,但是連一句解釋也沒有交待,搞到他們幾人進退失據不知如何是好,更問我如果他們拿著入藏紙的影印本能不能買到拉藏的火車票,我便告訴他們火車站有公安檢查登記旅客的車票和身份,沒可能胡混過去,睇怕他們幾人只好打道回府,過門不入了。

因為我們幾人在走廊上大聲說話,痛罵這個不知所謂的入藏紙規定時,便有一個部長般的大姐過來叫我們安靜點,我便借機向她反映我們只是在此等用浴室等了近一個小時了,於是大姐便過去浴室查看,赫然發現佔著浴室用上句鐘的原來都是賓館的女職工,沖完涼後還賴在浴室裡用熱水洗衫,馬上被上司從公共浴室裡轟出來,這班大姐今次因為我多事投訴而斷正在上司手上,正是上得山多終遇虎。(2009/9/2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