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2日 星期五

青藏鐵路

清晨5:30天未亮還未睡醒便爬起床,打的來到火車站才是6時左右,在候車大堂裡只有約30人在等車,驗過票後我問坐在大堂入口負責核對乘客身份的公安大叔如果買了黃牛票能不能上車,那公安大叔反問我黃牛黨在那裡,反客為主。

格爾木 - 清晨時份於格爾木火車站
青藏鐵路的進口柴油機車, 格爾木火車站

火車準時進站,只有幾個乘客在格爾木下車,跟著又見一班穿著類似航空公司空中小姐少爺制服的火車服務員拉著皮箱器宇軒昂地走下火車,不知火車上的服務水平又是否和乘務員的派頭般高檔呢?輪到候車室的乘客上月台登車,見到月台上鬧哄哄的,原來不少火車上的乘客都不怕早起和高原上清晨的寒冷,跑到月台上感受初到青藏高原的一刻。

我來到所屬軟臥車廂的廂房,房裡只有一個上海大叔,我問他房裡還有沒有其他乘客,他說從上海來格爾木就只有他和另一人,不過那人剛才已到站下車了,而兩張上舖都是一直空著,虧昨天買票時售票窗的大姐還說我買了最後的一張軟臥車票,於是我便老實不客氣佔了空出來的下舖當座位,然後又爬到上舖繼續未完的夢。


青藏高原 - 青藏公路
火車內看到的青藏高原
軟臥車廂, 青藏鐵路

睡至11時才自然甦醒,這時火車外面天已大亮,軟臥廂房內只有上下兩層舖位,車窗沒有硬臥的中舖阻礙視野,故我可以寫意地半躺在下舖便可飽覽車外青藏高原的草原雪域風光。我自從巴基斯坦經中巴公路入新疆,基本上中東之旅已經完結,不過既然要從新疆返回香港,不如順道去坐坐2006年才開通的青藏鐵路入藏,好趕在08年北京奧運會的遊客潮洗禮前再到拉薩一遊,和看看薯伯伯在拉薩新開張的咖啡店,然後才經雲南返香港。

青藏高原 - 青藏鐵路
青藏高原

同房的上海大叔大半的時間都待在隔鄰朋友的房間打牌煲煙,不知他們是否在火車上待得太久,所以已對窗外青藏高原的風景失去興趣,忘記了為何要花上千元車票坐鐵路入藏。而且這班上海大叔下裳只穿著條衛生褲,一直都大模斯樣旁若無人地在車廂裡走來走去,就像在自己家裡般十分自在,奇怪是乘務員和其他乘客對這班豪放的上海衛生幫都是見怪不怪的豪無反應,青藏鐵路列車果然能使尊貴的乘客們都感到賓至如歸。

青藏高原 - 錯那湖
青藏高原 - 藏族牧民的村莊

列車駛經唐古拉山口和安多後,便經過波平如鏡的錯那湖,下午5時左右在那曲車站停站,這裡的海拔約有4,500米,車上的乘客都走到月台上溜溜透透氣,不少人更因首次踏足西藏而歡喜躍動,一邊享受這高海拔和稀薄的空氣,一邊在月台拍照留念,我見到一個香港哥哥仔十分興奮地在月台上來回奔跑跟朋友拍照,大聲叫嚷著:“我現在已經呼吸困難了”,真是難為他了。

那曲火車站, 青藏鐵路
停車小休, 那曲火車站, 西藏

回到火車上吃過飯盒後小睡片刻,到8時半左右終於又見到列車乘務員,不過他是來把床舖牌子換回車票,火車在晚上9時準時抵達拉薩車站,這時拉薩下著大雨,我背著大背囊匆匆下車超過拉著大包小包行李的旅行團遊客和藏民老鄉,一馬當先的出站,只見站滿車站大堂出口兩旁的旅行社和賓館的拉客仔都熱烈地我招呼,想來我是第一個出站的背囊友散客吧?我出站後問過大門的保安員,便打著傘冒雨跑到站外的巴士站坐公交大巴回市中心去,這時巴士上沒有多少客人,我坐下後售票大姐收了我1元車費,不到一會便有大批落後的藏民老鄉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擠上車,才知原來行李過大還要多收1元的行李費,這可是我第一次在內地坐巴士遇到行李費這回事,不過我的大背囊和藏民老鄉的大包相比之下只是一個小包而已,故我便省了這1元的行李費。

巴士經過布達拉宮廣場後,我便在拉薩百貨外邊下車,這時雨勢稍弱,我沿著一直從大昭寺伸延至布達拉宮廣場的步行街冒雨前行,走了約半個小時便來到大昭寺廣場,這時褲腳已給雨水滲透而感到又冷又濕的,拐彎回到北京路再走一會便見到薯伯伯風轉咖啡店的招牌,來到店裡只有薯伯伯和Oat,和一對從香港來的大學生小情侶,雖然之前在巴基斯坦和新疆已和薯伯通過電郵說會來拉薩探他,不過他見我夜裡突然冒雨到來也感到十分意外。


風轉的超辣日式咖喱牛肉飯

薯伯教我到旁邊的一家小賓館住下,跟著我便回到咖啡店裡和違久了的薯伯和新認識的小情侶飲茶聊天,那對小情侶在深夜2時多離去後,薯伯又弄了些超辣的日本咖喱牛肉飯當晚餐,吃完我便頂唔順眼瞓回去睡覺。薯伯和Oat搞到咁夜先至食晚飯,聽薯伯說他兩每天都是睡至下午才會起床的,故每晚都要搞到差不多天光才去睡覺,原來在拉薩開咖啡店是會把人變成不見天日的夜貓。(2009/9/2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