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

趨之若鶩

雖然昨天很晚才睡,但是今早9時多便爬起床,昨晚因為下大雨背囊滲水,包裡被浸濕的東西都給我弄到旁邊幾張空床上風乾,故又要把四散的東西塞回包裡,然後便趕著出外找家比較衛生的旅館。沿著北京路往東行,先到亞賓館看看,發現以前闊落的中庭花園給新建成的豪華酒店大樓佔去了大半,可愛舒適的花園變成了狹小陰暗的天井,還是到別處去好了。吉日旅館還是老樣子,不過見到前邊不遠處的中國銀行旁邊有一個國際青年旅館YHA的招牌,便又多走幾步看看,這家旅館叫東措,多人大房的床位要25元,不過YHA會員收費是20元,剛好用得上我的YHA會員証。

找到住宿後便到旁邊的中國銀行提款,跟著在北京路上的旅行社問問到雲南中甸的機票,這些旅行社都說這幾天去中甸的機票都沒有打折,我想6月底又不是西藏旅行旺季,怎會沒有打折機票呢?於是便坐中巴到市中心的民航售票處,發現明天的機票還是正價1500元,但是到了6月27日便打折至1230元,再過幾天到29日更是1100元,我算過日子後便訂了27日的機票,這樣便可以在拉薩Hea上5天,然後到中甸,麗江和昆明各停1天,剛好可在7月1日返回香港。


拉薩 - 晨運, 早上轉布達拉宮的朝聖香客

買好機票後坐三輪車到附近的中國銀行總行把剩餘的美金都換成人民幣,中國銀行大門上掛出售北京奧運的門票,不知有多少西藏人會專程跑去北京看奧運呢?換好錢後便到旁邊的布達拉宮逛了個圈,只見不少藏族公公婆婆在轉寺,雖然山上宮殿早已人去樓空,淪為門庭若市的旅遊景點,但是並無損布達拉宮在藏人心中的神聖地位。

布達拉宮
布達拉宮

跟著轉寺的人龍走到布達拉宮的前方廣場,坐中巴車回到北京路的旅館區下車,趕在中午前跑回風轉旁邊的小旅館退房,便拿行李搬家至東措去。不知是否昨晚太晚吃了個大碗咖喱飯太飽了不覺餓,又坐中巴到市中心的郵局寄明信片回家和買電話卡打回香港報告行踪,然後又去泡了個多小時網吧才回去吃午飯。我特意回到以前住亞賓館時經常幫襯賓館門外的一家川菜小飯館“山城”吃飯,想不到那對老闆夫婦隔了5年之久竟然還認得我這個香港客人,真係太好記性了。

黃昏前和新認識的3個內地同房青年又去山城吃砂鍋煲當晚飯,他們分別來自重慶,雲南和上海,各人都不知已是第N次來西藏旅行,當中的雲南大哥竟然已來過拉薩10次有多,全都是中了西藏毒甚深的驢友,每次回家後不用多久便會心思思的情難自禁地又跑到拉薩來。

晚飯後我又到風轉打躉,飲吓薯伯的招牌越南滴漏咖啡,拉薩的夏天日長夜短,剛來到風轉天才開始昏暗起來,只見店外的橫街上有幾個藏族的小女孩在跳舞,薯伯說在老城區遠離遊客熱點的清靜小街裡開店,才能感受到藏民的日常生活點滴,看來薯伯終於從長年不斷的旅途中找到願意安頓下來的一片天地了。

和北京路上一帶的酒吧和咖啡店不同,薯伯的店裡除了外國遊客外還有不少本地人光顧,想是薯伯店裡的經理和員工都是西藏人,薯伯還會用藏語跟本地客人交談聊天,使藏族客人覺得風轉比起那些專為招呼外地遊客的蒲點親切得多吧?這個晚上我便認識了兩個從日喀則來的藏族青年,兩位大哥都是日喀則藏族歌舞團的舞蹈員,明天要在拉薩表演,他們說計劃在年底前開摩托車跑到上海去看看大城市,我不期然想起幾年前在雲南虎跳峽行山時,遇到的那位獨自背著大背囊說要遊遍中國一路玩到北京的藏族導遊大哥,想來當中國東部經濟發達的都市青年人對到西藏旅行趨之若鶩時,同時間西藏的年青人同樣也想去看看東方大城市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2009/9/3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