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6日 星期三

天天桑拿

睡至早上9時多醒來,便發現滿身臭汗和沙塵,好好一件白色的T恤前面變成泥黃白色,後面躺在床上的部份更是深深印著一條條灰黑色的摺痕,還以為自己半夜夢遊爬起床不知從那裡弄了一件老虎斑紋T恤換上了。

這趟Lahore Express雖說是快車,按時間表應該在早上10時左右便會到達拉合爾,可是到了11時火車才到達距離拉合爾以南3~4百公里的Multan,看來要到下午才會到達拉合爾,那對母子在Multan下車,於是我們便可以大開車門通風散熱,過了一會其餘的兩位大叔也下車了,就剩下我和那位會說英文的肥大叔在包廂裡,大家便有句沒句地聊聊天打發時間。那位大叔原來在一個NGO國際救援組織內工作了12年,一家人就住在奎達,3個女兒正就在讀小學,我問他奎達市面也算是熱鬧繁榮,這麼多人是靠甚麼維生的呢?大叔說奎達市大半的人都是巴基斯坦政府的僱員,也有不少是在國際救援組織內工作,主要是照顧阿富汗戰爭逃亡到巴基斯坦的難民。


火車站月台上的小食亭, 全靠佢我才不至要全程31小時的火車只咬餅乾當飯食

我又問為何奎達市內這麼多旅館和市場,大叔又解釋說因為阿富汗,伊朗和巴基斯坦的邊境貿易十分繁忙,原來一些不法商人從伊朗走私進口平價的汽油(伊朗政府對國內汽油提供大額的津貼,導致汽油價格和國際油價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和廉價的水冷風機,又經巴基斯坦把外國生產的電子電器和生活用品進口到伊朗和阿富汗裡,加上近幾年阿富汗南部和金新月又經周邊國家大量走私鴉片出口,所以奎達的經濟便越來越繁榮了。怪不得伊朗政府最近說要關閉邊境,時不時又傳出伊朗軍警在邊境和以遊牧部落為主的武裝份子交火,大概是要打擊走私汽油和毒品吧?可是老巴這邊對這些走私販毒的活動卻不大在意,一來是自古以來中央政府對於西北部落有點兒鞭長莫及,二來是奎達是其中的重大經濟既得利益者,就算明知當中不少販毒的利潤最終是流入塔利班的口袋裡也管不得這麼多了,難怪老美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打了好幾年,但是塔利班竟然有越打越起勁之勢,一切都是錢作怪。

今天不幸天氣睛朗,下午的陽光越發猛烈,熱得我和肥大叔不得不停止說話和一切活動,各自攤在座位上不斷喝水散熱,但還是在鐵皮車廂內焗得大汗淋漓,十足十是在焗著乾蒸桑拿般,一直得正午焗至下午5時火車抵達拉合爾火車站下車為止。這趟所謂Express的快車本應是花23小時便可從奎達開到拉合爾的,可是現在一算一共花了31小時,滯延了8個小時才到達,即是額外贈送了8小時的免費桑拿,幫助各位坐長途火車的乘客行氣活血,排毒減肥,實是有益健康。

肥大叔先在Lahore Cantonman車站下車,我跟著在下一站拉合爾火車站下車,拉合爾車站是一座19世紀英國殖民地時代建築,一來到鬧哄哄的車站大堂便發現門口處有一家M記的甜品小賣店,我便馬上擠過大堂中的人海到小賣店買了個士多啤利雪糕新地,一嚐違久了的軟雪糕冰涼透心的滋味,剎時間就如從炎熱似火的19世紀Raj時代一下子跳進了現代空調的清涼世界,立時精神百倍。

一邊吃著雪糕一邊走到火車站外邊截的士,回頭一看才發現火車站大堂上有兩座英式城堡尖頂的鐘樓,大樓兩翼還有兩座城堡樓塔,紅色的火車站就像是一座英式古堡般,十分有趣。火車站外有大批的摩托三輪車在等客,我隨便跳上一輛跟司機說:“Mall”,司機便開著三輪車“搭搭搭”的往馬路的三輪車海鑽進去,一眾三輪車同時在馬路上咆哮著噴著陣陣濃濃的廢氣,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時我給圍困在一陣浩瀚的車海之中,給四周三輪車和老爺巴士排出的廢氣嗆得眼淚直流,十分要命。

Mall是拉合爾市中心的一條古老大街,大街兩旁都是些始於英治時代古老典雅的維多利亞式大樓,十分漂亮,只不過我要投宿的小旅店卻是在大街中一條小巷裡一棟破舊的樓房之中,取名叫Regal Internet Inn,可是這店的上網速度奇慢,實在不知因何取名的。最便宜的多人大房是沒有窗戶的,就只靠天花的吊扇慢吞吞的攪動著來降溫,只怕晚上不會比昨晚的鐵皮火車涼快得多。


維多利亞式的大樓, The Mall

放好行李便出外搵食,可能剛才待在旅館裡吹了好一會風扇感到涼快得多,一來到街上便覺熱浪迫人,這時雖然已快到黃昏,但是室外的溫度想來起碼有40度,真是熱到頭暈。在旅店旁邊不遠的大街上竟然有一家肯德雞,全日冷氣開放,雖然一個炸雞套餐要成Rs240,可是卻有無敵充足的冷氣享受,使得我之後在拉合爾每餐都來食炸雞,搞到好鬼熱氣。

食完炸雞後在Mall的大街上隨便逛逛,才發現每個路口都有拿著木棍和盾牌的警察站崗,跟著見到一班人數不多的大叔大姐在便在一座大樓前面和平地示威,後來晚上看電視才知道是一班律師上街,抗議軍人背景的政府借反恐為名加強管制言論自由,恐怕這是政府為控制言論以方便日後通過修憲,容許總統穆沙拉夫再次連任而舖路。

晚上爬到旅店的天台乘涼睇電視,這時旅店裡的外國遊客差不多都來到天台上逃避室內的悶熱,一眾男士都脫去上衣以助散熱,一於大家齊來個無上裝之夜,可憐女士們就無法像男士般自由奔放了。雖然晚上的高溫稍降,但是大班光著上身打大赤肋的男士就算光是坐在電視機前吹著風扇動也不動,還是要熱得汗流浹背,穿得更密實的女士們就更是香汗淋漓,大伙都說這些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旅行的日子裡,每日熱得就像整日由朝到晚24小時不繼地焗桑拿般,原來天天要不停地焗桑拿是絶不好受的。

大家看完The Simpsons卡通片笑了一餐,之後看到天氣報告才知拉合爾午間的最高氣溫超過45度,就算是晚間也有35度以上,如是在香港則天文台整個月都發出酷熱天氣警告了。看電視到了晚上9時左右突然停電,四周漆黑一片,可是各人都是習以為常的沒有一點意外反應,一問旅店老闆才知因為電力不足,拉合爾城內各區,每到晚上都要輪流停電半個小時以節省用電量,老闆還說拉合爾的情況已不算太壞了,南部的大城市卡拉奇自從電力公司私有化後,每晚可要停上幾個小時電呢!(2009/7/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