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7日 星期四

詐傻扮慒

雖然拉合爾日間的高溫可達45度,加上空氣污染指數超標,不過既然路過,總得要到此一遊,便決定在早上去市內著名的古蹟Lahore Fort拉合爾城堡和Badshahi Mosque皇家清真寺看看。昨晚問旅店老闆的兒子拉合爾城堡的開放時間,他說是早上9時才開門,可是今早9時坐三輪車的士來到城堡才知7時便已開門了,早知便會早點兒過來,因為清晨時份比較清涼,早點玩完離去更可躲避中午的烈日高溫。

拉合爾城堡曾是古代印度蒙占兒帝國的皇宮,不過到了英治時期便成為英國駐軍的要塞,拉合爾城堡裡的皇宮和之前在印度旅行時Agra城堡皇宮的建築風格如出一轍,不過拉合爾城堡中有兩座用純白色大理石建成的珍珠清真寺和涼亭,其中涼亭裡旁邊的圍牆和亭裡的通空窗花都是用白色大理石精細雕刻而成,十分講究。


白色大理石建造的珍珠清真寺Moti Masjid, Lahore Fort
白色大理石建造的涼亭Naulakha, Lahore Fort
大理上屏上的精細雕花
Naulakha涼亭裡的石雕通空窗花

就當我在白色大理石亭裡參觀時,有一個操著流利英語的本地年青人過來想跟我搭訕,這時我在40多度的高溫下已給太陽曬得頭昏腦脹,只想自己一人靜靜地自由參觀,不想搭理這些在旅遊點裡向外國遊客扮nice埋手搵錢的拉客仔,便揮手向這位大哥說請不要煩我了,一般的拉客仔見狀都會識趣自動彈開,可是不知是這位大哥等了整天都仲未發市,加上他的EQ頗高,仲識笑笑口串我唔駛咁Angry喎,而佢自己就好Friendly了,意圖來打開話題,可是無論如何我都不需要一個滿臉笑容“友善”的拉客仔來打擾我的行程,所以我睬你都傻。試想想一個長得官仔骨骨,玉樹臨風,滿口英語的傢伙,為何不去好好地找份辦公室工作,卻要在大日頭下跑到旅遊點裡來跟你聊天呢?全世界旅遊景點的拉客仔最終目的就是要盡掙這些天真羊牯遊客口袋裡的錢,只是手段和包裝各有不同層次而已。

印度特色洋蔥圓頂的清真寺大殿, 皇家清真寺 Badshahi Mosque
華麗的禮拜堂, 皇家清真寺 Badshahi Mosque

離開了城堡便到對面的皇家清真寺去,就如中東的清真寺一樣,入寺都要脫鞋,可是皇家清真寺廣場地面上舖著的紅色沙岩石板,在火熱的太陽底下曬得像燒成赤紅的鐵板一樣,一個不慎踏上去腳板馬上會給燙熟痛到彈起,於是管理員便在廣場上用濕了水的草蓆舖了一道“防曬地毯”直通往大清真寺去,不過這道草蓆便道不知已經放了多少日子,有多少人赤著腳在上面踩過,使到這道濕水草蓆上沾滿著層層黑色的泥垢,不過唔踩上去又過唔到去大清真寺裡,只有硬著頭皮踩上去。

Aamgirl Gate, Lahore Fort的正門

下午1時多在拉合爾城堡遊玩完畢坐三輪車的士回到Mall大街去,本來想在拉合爾多玩幾天,再去邊境看印度巴基斯坦的關卡衛兵閉關儀式,可是剛才坐車時在車龍裡給汽車廢氣嗆得喉乾眼痛,加上中午那45度高溫酷熱要命的煎熬,這裡的環境已超越了常人的耐力極限,我實是不能多在拉合爾待上一天,還是決定明天一早離去,趕快跑到中巴公路的山區避暑去好了。

當我又在肯德雞食炸雞嘆冷氣時,坐在隔鄰座位有一對姑姐和姪女也在食雪糕,小女孩穿著小學校服,食完雪糕便走過來用英文聊我說話,想當然都是問些你從那裡來的無聊問題,問完一句便回去問姑姐下一句問些甚麼好,而她的姑姐就一直用手機把姪女和老外(即是在下)的對答用短片拍下來,看來是等會回家放給一眾姨媽姑姐看,不知來日可會在Youtube上看到呢?

跟著又和那位姑姐聊了一會,原來這位女士是在市內一所著名女校內教書,而姪女就是她學校裡的學生,想來小女孩在學校裡頑皮的話,回到家裡一定會被父母知道,因為學校的老師回到家裡便是姑姐了,由朝對到晚加上年終無休,這樣做學生真是一點自由都沒剩。聊天時兩姑姪又問我是甚麼星座,又跟我玩了一個心理小測驗,問我喜歡甚麼動物,鳥,花,茶或咖啡,得出來是個甚麼結果我都忘記了,只知道原來連巴基斯坦的女生都流行這些星座和心理測驗玩意。


Lahore Museum

在肯德雞嘆飽冷氣,下午4時左右太陽漸漸收歛沒有那麼猛烈了,便跑到大街上的郵政總局想要寄一封明信片回家,那知郵局裡竟然沒有明信片賣,獲職員告知只有附近拉合爾博物館的書店才有明信片賣,便又急急腳跑到博物館去,正好趕在博物館關門前買了一張明信片,順便到博物館門外馬路中間的Kim’s Gun照了幾張照片,這支鑄造於18世紀的巨形古老銅炮被放置在拉合爾博物館前已有一個世紀之久,並在一本上世紀初出版,講述19世紀未英俄兩個歐洲帝國爭霸中亞的小說Kim一書中曾被提及,故得Kim’s Gun之別名,而也就是此書使得“The Great Game”一詞廣為人所共知。

Kim's Gun, outside Lahore Museum

寄了明信片後走沿著大街回旅店去,只見街上又多了很多全幅防暴裝備的警察在站崗,想要是對付那班在街上抗議了幾天的大叔大姐律師,對付一班手無寸鐵的文弱書生唔駛咁大陣吧?

回到旅店時店中各人準備跟隨旅店老闆外出,等著去參觀市內晚上9時開始的蘇菲派舞蹈眾會,旅店老闆千叮萬囑要各位團友記住,如被人問起來處千萬要自稱為學生,真是古怪。老闆問我為何不跟著去看難得每周才有一次的蘇菲派舞蹈,我便推說之前在大馬士革和伊斯坦布爾已經看過,實情是今天已經熱夠了沒有心情再四處跑,但又不好意思直說無興趣去看才胡編出來的借口,然後我說待將來找個比較涼快的季節再來拉合爾看蘇菲派舞蹈,老闆便回答說“對啊!總得要留個借口讓自己下次再來旅行。”

當旅店大半的人都跟著去看蘇菲派舞蹈,就只剩下兩個伙計和幾個住客在旅店裡,我和一個英國青年就在天台看電視裡播放The Lord of the Rings,這時我又發現那些伙計在自動自覺地把我放在冰箱裡的水樽拿去清洗,再添上旅店的過濾水喉水,其實旅店的住客都不喜歡伙計為我們換水,因為有人曾經喝過水喉水後肚痛,各人雖然都跟那班伙計說過不要換水了,可是那班傢伙總是笑著點頭答應,然後繼續照樣替客人換水,那個英國大哥說這班傢伙又蠢又無腦,講極都唔明,後來英國大哥說要到樓下買煙,我便順便搭他買番支水。

之後我們繼續睇魔戒,這時另一個英國大哥(唔知點解特別多英國人唔怕熱來印度次大陸旅行?)滿腔怒火地從房間裡追趕著兩個伙計沖出來,那兩個伙計嘻嘻哈哈的一溜煙跑下樓去,我們便問他發生甚麼事了?原來這位英國大哥見旅店的人都差不多走清光,便趁無人打擾乘機和女朋友躲在房間裡親熱一下,怪不得咁熱都要留在房間裡不出來天台吹風扇乘涼啦!只是他們的秘密行動又怎能逃過那幫面慒心精的伙計法眼呢?那班蠱惑伙計等他們開始入戲時,便借頭借路摸入客房中執頭執尾扮工作來昅嘢(偷看),搞到英國大哥發晒火。我跟一同看電視的英國人說,其實這伙伙計只是在詐傻扮慒,表面上聽從客人吩咐,實際上扮傻“玩嘢”靜靜雞搵咗你老櫬,拿你班尊貴客人來消遣打發時間。話剛說完便隱約聽到樓下有些輕微的碰碰聲,我們想那對英國情侶不會玩得咁投入吧?英國大哥下去一看,只見那兩個伙計在那對情侶的房間外跳來跳去,原來是想跳高透過門口上的氣窗偷看房裡的情況,碰碰聲便是他們不斷原地跳時弄出來的,真是笑死人了。(2009/7/1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